鬼姐妹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之死亡之妆「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鬼姐妹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死亡之妆

鬼姐妹鬼故事2018-09-11短篇鬼故事编辑:鬼姐妹热度:
关灯
护眼
字体:

死亡之妆

鬼姐妹鬼故事大全,原创短篇鬼故事之死亡之妆「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鬼姐妹鬼故事每天更新最新短篇鬼故事,所有精彩短篇鬼故事都可免费在线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第一章停尸房里的男尸像很多恐怖故事一样,这个故事发生在医院,一所座落在市郊的医院医院四周有山有水,树木郁郁葱葱,到了晚上,风一刮起来,那些树木哗哗啦啦作响,有几分阴森。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地形:进了这个医院的大门,先是门诊楼,然后是住院部,最后是停尸房。停尸房位于医院大院的最后边,从住院部到停尸房,是一片空地。一条曲折的石径小道,四周生满了荒草。不要怀疑你自己的抗恐怖心理素质,其实我们都一样,对停尸房这类地方都胆战心惊,不愿意接近它。这可以理解为活人对死人的恐惧,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对死亡的恐惧。因此,停尸房的四周就空空荡荡。因此,这里的风就很大。因此,它就显得更恐怖。这家医院很小,前来看病的人不多,停尸房也长年空着。里面,很潮很暗,有一股霉味。没有专人看管。只有一扇黑洞洞的小窗,像一个简陋的子宫,回收报废的生命。有一天,停尸房放进一具男尸,是个老头,死于癌。他很老了,脸上的皱纹像深刻的蜘蛛网。据说,他生前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见了猫都害怕,自从他变成一具尸体,人们立即对他充满恐惧了。怕什么呢?他已经定了格,变成了一张照片。大家可能是怕那张照片突然笑起来。这具尸体只在停尸房放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他的家人要把他送到火葬场去,可是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老头果然笑起来。他苍青的脸扑了厚厚的粉,眉毛也画了,弯弯的女人眉,还戴了长长的假睫毛。毫无血色的嘴唇竟然涂了很红很红的口红,嘴角向上翘,一副微笑的模样。他的家人第一眼吓坏了。惊慌地退到门口,看了半天,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马上愤怒地质问医院负责人,负责人当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医院决定查一查。那天晚上,有一个值班男医生和一个值班女护士。男医生叫黄玉凤,性格很孤僻,不爱与人交流,没有人了解他。他头发很长,戴一副黑框眼镜,眼睛后面总像还有一双眼睛。他上班下班总是不脱他的白大褂。他已经下班回家了,医院领导首先把他叫来。院长:“黄大夫,昨夜你值班,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啊?”他看着院长的眼睛,平静地说:“没有。”院长没有避开他的眼光,长时间地看着他的表情,突然问:“你最近是不是总失眠?”黄玉凤说:“没有。”院长问:“夜里有没有出去转一转?”院长的话音还没有落,他就冷静地否认了:“没有。”还是看着院长的眼睛。院长笑了笑:“那你干什么了?”他淡淡地说:“看一部小说,推理的。”院长问:“你几点睡的?”黄玉凤医生:“我没睡。”院长:“你刚才不是说你没有失眠吗?”黄玉凤医生:“我夜里很少睡觉。”院长:“那没听到一点动静?”黄玉凤医生说:“很多猫一直叫。”院长终于躲开他的眼神,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昨天我们医院发生了一点事情,你知道吗?”黄玉凤一点都不惊诧,他一直看着院长的眼睛,说:“不知道。”院长:“也没有多大的事。好吧,你去吧。”接着,院长又叫来那个值班女护士。她叫葛桐,正在热火朝天地谈恋爱,是个很外向的女孩子,快言快语,平时大家都喜欢她,把她当成单调工作中的调味剂。听了事件的经过,葛桐吓得脸都白了。院长问她昨夜有没有听见黄玉凤医生出门。她努力回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我查了各个病房,然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再然后……就睡了,一觉睡到天亮,什么也没有听到呀。”她请求院长:“领导,您饶了我吧,今后别安排我值夜班了,我这个人天生胆子就小,天黑都不敢看窗外。”院长说:“那怎么行呢?每个职工都要值夜班,这是制度。”葛桐是个说话不绕弯的女孩子,她脆快地说:“院长,要不然您把我的班串一串。黄医生怪怪的,我怕他。”院长说:“他就是那种性格,其实没什么。”然后,他开导了葛桐一番,最后,葛桐撅着嘴走了。查不出结果,院长只好作罢。他分明地感觉出,如果是医院内部的人所干的事,那么百分之九十是黄玉凤医生所为。只是他拿不出直接的证据。从此,医院里的人对黄玉凤医生有了戒备。大家都在谈论这个死尸化妆的怪事,但没有人和黄玉凤医生谈论此事。黄玉凤医生和从前一样,见了谁都不说话。和病人说话也是很简单,简单得有时候话语都残缺不全。没有事的时候,他就拿一本推理书阅读。不烟不酒,不喜不怒,他是个没有特征的人,是个没有表情的人。第二章惊恐之旅时光踏着日月沉浮的节奏,缓缓地前行。撕心裂肺的爱情,不共戴天的仇恨,都可以被时光的力量吞噬。同样,大家心中那恐怖的阴影也一点点淡化了。那个莫名其妙的事件经过很多的嘴,最后变得更加神乎其神,其中有一个细节已经成立,那就是尸体确实是笑了。同时,它在医院后来的工作人员眼里,也一点点变成了一个没有什么可信度的传说。因此我们最好不要一概否定一些传说的母本的真实性。有一句老掉牙的话:无风不起浪。葛桐这个人不会表演,她作为那个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每次见了黄玉凤医生,都无法掩饰住对他的猜疑和害怕,所以后来她再和他相遇,总是远远就躲开。有一个周末,葛桐下了班准备去城里。城里离医院大约有60里。长途车在这个镇郊医院围墙外有一站。吃过饭,她背着包要出发了。天快黑了,葛桐快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远远看见了黄玉凤医生,她穿着白大褂,莫名其妙坐在大门口,不知道干什么,好像就是为了堵截她一样。他和葛桐这一天都不值班,周末除了值班的人都应该回家了。葛桐不敢从大门口走出去,她只好绕路走,翻墙出去了。她一路小跑来到公共车站牌前,正好上车,她气喘吁吁地在一个空位上坐定,一抬头,差点惊叫出来:穿着白大褂的黄玉凤医生脸色苍白地坐在她旁边,正看着她!葛桐惊恐地看着黄玉凤医生,半晌才说:“黄大夫,刚才我怎么看见你坐在医院的大门口……”“不是我。”他冷冷地打断她。葛桐说:“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天要黑了。通往城里的公路空荡荡。黄玉凤医生也去城里。巧合?“呀,我忘了一件事……”葛桐说。黄玉凤医生毫无表情地看着她。“我有一件衣服晾在药房外面了。”她说得结结巴巴,任何人都能看出她在撒谎。“我应该回去……”就在这时候车开动了。“咳,算了。”她又不自然地说。车走着。没有售票员,只有一个司机。两个人都不说话。车上的人不多,都不说话。那种静默就像印象派电影。天快黑了。车偶尔经过一座村庄,节俭的人们还没有点灯,村庄暗淡。路边是北方常见的白杨树,高大,挺拔,胸怀坦荡。车上柴油味刺鼻。葛桐有点恶心,心情更糟糕。她先开口了:“黄大夫,你去城里干什么呀?”“没什么具体事。”葛桐:“我去我哥哥家。”黄玉凤医生敏感地转过头看着葛桐:“他接你吗?”葛桐:“是的,电话里说好了。”她说这句话又结巴了。黄渔凤医生不再接她的话头。天快黑了。车慢吞吞地停下来,到了第一站,是公路的一个大十字口。乘客陆续下车,竟然都下光了,只剩下葛桐和黄玉凤医生。最后一个人下车的时候,葛桐的神色更加慌乱了。车“哐当”一声关了门,又慢吞吞地朝前走。其它的座位都空着,葛桐和黄玉凤医生坐在一起,他们在慢节奏对着话。葛桐不看黄玉凤医生的脸,她大声问:“黄医生,你是哪里人?”黄玉凤医生:“外省人。”葛桐:“很远吧?”黄玉凤医生:“关里。”葛桐:“怎么来这个小镇了?”黄玉凤医生:“命。”葛桐:“你今年不到三十岁吧?”黄玉凤医生:“四十多了。”葛桐:“这正是男人干事业的年龄。”黄玉凤医生:“我最大的愿望可不是医疗。”葛桐转头看了看黄玉凤医生:“那是……”黄玉凤医生叹口气:“这辈子是不可能了。”他很瘦,干巴巴的身子裹在白大褂里显得很可怜。他为什么总是不脱白大褂?他呈现给人的永远是这一种表情,这一种装束,好像是一张照片,一张医生的工作照。葛桐一直在问,好像要尽可能地接近这个古怪的人。可是他那无神的眼睛却让人捕捉不到任何信息。停了停,葛桐:“你太太也是外省人吗?”黄玉凤医生:“是。”葛桐沉默半晌:“你们有孩子吗?”黄玉凤医生:“没有。”葛桐:“为什么还不要孩子?”黄玉凤医生:“我们早离婚了。”葛桐:“你一个人生活?”黄玉凤医生:“还有一只猫。”说到这里他奇怪地笑起来。葛桐显得很不自在:“你太太是干什么的?”黄玉凤医生想了想,慢吞吞地说:“美容。”葛桐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慢慢转过头,看着正前方。天快黑了,看什么都有点看不清楚了。又经过村庄,村庄的灯亮起来。路还远。黑暗是一种压力,铺天盖地缓缓降落。车灯亮了,前途惨白。葛桐盼望那个司机偶尔回一下头,却不能如愿。她上车后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司机的脸,只是一个背影。车颠簸起来。黄玉凤医生纹丝不动。葛桐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突然问:“黄医生,你喜欢美容吗?”黄玉凤医生平静地说:“不喜欢。”说完,他双眼闪亮地看着葛桐:“你怎么问这个?”葛桐惊慌失措地低下头:“我随便问问。”葛桐问完这句话,黄玉凤就靠在椅子背上,慢慢闭上双眼,似乎不想再说话。整个车厢彻底静默,气氛沉重。葛桐没有睡,她一直警惕地睁着眼睛,她的余光严密地关注着身边的黄玉凤医生。他没有一点声息,似乎睡得香。终于进城了,是一条很偏的街道,路灯昏黄,没有行人。车还在朝前走。假如闭上眼睛,没有任何声音提示现在已经进了城。可是,就在这时候,黄玉凤医生冷静地睁开眼睛,抻了抻白大褂的领子,准备下车了——看来他对一切了如指掌。车停了。葛桐坐的位置靠车门,她指着车外面一个陌生男子说:“黄医生,我下车了,我哥哥在那里。”黄玉凤医生抬头看了看,平静地说:“他不是。”葛桐顿时又惊诧又尴尬,她掩饰说:“我这眼睛怎么了,总出错!我走啦,黄医生,再见。”“再见。”葛桐和黄玉凤医生告了别,大步朝前走。走了十几米,她紧张地回头看了看,根本没有黄玉凤医生的影子。第三章没有胆大的人有一次,轮到黄玉凤医生和葛桐值班的时候,停尸房又放进了一具尸体。葛桐又找院长了,请求换班。她哭起来,如果院长不为她换班,她就要辞职了。为了照顾小姑娘葛桐,院长决定再派一个男医生和黄玉凤医生一起值夜班。院长是个很有威力的院长,他虽然没什么文化,是个大老粗,工作作风更像一个村支书,但是他什么事都身先士卒,雷厉风行,大家都挺敬畏他,平时他说什么没有人不服从。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快下班的时候,院长叫来外科的田大夫,对他说:“你今夜和黄玉凤医生一起值夜班,串一串。”并没有多说什么。田大夫立即苦着脸说:“院长啊,我家的小孩高烧,正在家昏睡着,我老婆白天都想让我请假呢!”院长知道,平时田大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果孩子发高烧,他今天肯定不会来上班。而且,院长今天见他很喜兴,中午休息还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牌,他那独子是他命根子,如果有病,他不会如此轻松,中午早骑车回家看望了。家属楼离医院只有十分钟的路。但是他把孩子拿出来当盾牌,院长又不好说什么,否则就太不近人情了。院长沉吟片刻,说:“那好吧,你帮我叫一下李大夫。”不一会,内科的李大夫来了。院长说完值夜班的事,问:“你今晚有没有什么事情?”李大夫说:“没什么,只是今天是我和老婆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当然要和老婆好好过一下。晚上老婆还在酒店定了几桌席,要宴请一些亲戚和朋友,闹一闹,图个喜庆呗,所以……”李大夫这个理由更让院长无话可说。人家这是第二个婚礼,第二个洞房花烛夜,你让人家值班?其实院长心里明白,李大夫爱张扬的男人,如果他说的是真话,他早就四处奔走相告了。连他小孩当了三好学生这样一件事,他在一天内就传遍了整个医院。上次他爸爸过五十九大寿,他一上班就各个办公室广而告之了,害得大家每个人都送去一张钞票做贺礼。如果今天真的是他和他老婆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他这一天能不说?至少要请院长到场吧?院长说:“算了,你帮我叫一下秦大夫。”妇科的秦大夫还是个小伙子,刚刚毕业,在医院里年龄最小,上次发生那件怪事的时候他还没有来。院长想他不会遍什么谎话。一进门,院长就说:“秦大夫,你今夜和黄大夫值班,没问题吧?”秦大夫马上一脸惊慌,眼睛转了转,央求说:“院长,求求您,换别人吧,我胆小。”院长有点生气了:“你有什么可怕的!”秦大夫说:“您让我打扫一年厕所都行,我就是不敢和他值夜班。求求您派别人吧……”院长大声说:“你刚来就不服从领导,我处分你!”秦大夫的神情很难过,他说:“院长,您处分我……我也不敢!”院长想了想,说:“听说黄大夫原来的老婆是搞美容的,你帮我打听一下关于她的情况,这总可以吧?”“好,没问题!”秦大夫立即满口答应。“你去吧。”“谢谢,谢谢院长!”秦大夫好像怕院长反悔似的,机敏地溜掉了。最后,院长让葛桐和黄玉凤医生都回家了,他把自己和另外一个老护士留下来值班。那天院长亲眼看见黄玉凤穿着白大褂离开了医院。夜里,院长来到住院部和停尸房之间的那片空地转了转。他竟然看见停尸房的方向有一个白色的影子,在黑暗中一闪就消失了。很像黄玉凤医生。他追过去,没有任何人,只有掉在草地上的一本书,被风刮得“哗啦哗啦”响。那是一本多年前的推理书,作者是日本的,叫什么横沟正史。院长突然有点恶心。第四章那个消失多年的美容女人这一夜,没有人让那个死尸笑,于是他就没有笑。之后的几天,院长一直在追问关于黄玉凤医生前妻的情况,秦大夫总是无奈地对院长说:多年前,黄大夫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就是一个人,没有人听说他结过婚,更没有人知道他有什么搞美容的前妻。院长说:“这是他自己说的,没错。”秦大夫:“他对谁说的?”院长:“葛桐。”秦大夫:“也许他是在编造谎言。”院长:“编造这样的谎言有什么用?”秦大夫:“他怪怪的,谁能摸清他想什么!或许是幻想狂。”院长:“你还要打听,不能放弃。因为弄清楚这个搞美容的女人,很可能对我们调查前一段时间那件奇怪的事至关重要。”秦大夫:“调查那件事有什么意义啊?”院长:“出这样奇怪的事,严重影响了我们医院的形象。这是我们管理上的漏洞。我们要尊重患者,包括死去的患者,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又过了一段时间,秦大夫到市医院办事,回来,他兴冲冲地跑到院长的办公室来,他一进门就说:“院长,有消息了!”市医院碰巧有一个热心的医生,他和黄玉凤医生是大学同学。秦大夫和他聊起来。那个热心的医生说,那个年代黄玉凤医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独来独往,从来不与人交流,同学们对他内心的了解,比现在你们医院里的同事多不了多少。但是他知道,黄玉凤医生原来在关里工作,结过婚,又离了。关于那个女人,他只知道她是一个美容师,出奇的漂亮。除此再不知道其它了。当天,那个医生又给另一个更熟悉情况的老同学打了一个长途电话,又了解到了一点情况:那个女人的美容手法极其高超,在当地小有名气,社交活动很多。有一次,她在云南开一个美容座谈会,认识了一个东南亚的一个老板,那个人在全世界有很多美容连锁店,很富贵,不久她就跟他远走高飞了。她走了之后杳无音信。很多年过去,她突然回来了,虽然衣着华丽,只是被人毁容了,那张脸特别吓人。她见了黄玉凤医生泪流满面。她和他相拥而眠,只过了一夜,第二天就投河了。和许多类似的故事一样,那个老板有老婆,有几个老婆,也有情人,有很多情人。黄玉凤医生的老婆跟他到了东南亚,并不甘心情人之一的地位,她自不量力,不知深浅,跟那个老板闹事,跟他老婆争夺,终于被他老婆毁了容,用刀一下一下割的。他老婆的娘家势力更大,开的是挂皇家牌的轿车。黄玉凤医生的老婆远在异国,无依无靠,连个公道都讨不回来,最后就走投无路,就想到一死了之。可是她在离开人世之前只想看看曾经和他同床共枕的丈夫一眼……说完,秦大夫说:“我想他是受了刺激。”院长陷入怔忡。第五章那个日子又来了巧的是,又一次轮到黄玉凤医生和葛桐值夜班的这一天,停尸房又放进了一具男尸,他被人用刀刺进腹中,抢救无效,死了。整个医院骤然紧张起来,人心惶惶。这天,院长打电话叫来了三个男大夫。他们走进院长的办公室之前,还在小声谈论今夜,谈论那具死尸,谈论黄玉凤医生。他们根本没想到他们将面临一个大问题。有时候,厄运就跟你隔一个墙角,你就茫然不知,你转身就撞在它的鼻子上。他们刚刚坐定,院长就慢悠悠地对他们说:“今夜你们谁和黄大夫一起值班?”三个男大夫立即傻眼了。接着,他们的脸色都变得苦巴巴了,支支吾吾要推脱。还没等他们找理由,院长就说:“别编了,今天你们必须有一个人留下来。”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院长继续说:“你们抓阄。”大老粗院长很快写了三个纸条。三个男大夫没办法,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抓凶吉。一个姓张的大夫打开纸条,脸色暗淡下来。一个幸运的男大夫得意地说:“张大夫,咱们三个人中你工资最高,你早应该主动把这个差事担下来!”另一个男大夫也开玩笑:“其实没什么,不就是让老婆休息一下吗?”张大夫叫张宇。他没有心情说什么,他一直脸色暗淡地坐在沙发上抽烟。院长对另两个男大夫说:“你们先走吧,我和张大夫说几句话。”他们离开之后,院长低声叮嘱张宇医生:“今夜你要严密关注黄玉凤医生的动向,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惊慌。”张宇医生点点头,问了一句:“院长,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个可以当武器的东西?”这时候,开了一半的门口突然闪出黄玉凤医生的脸,很白。他离院长和张宇医生很近,他应该很清楚地听见两个人说的话。只是不知道他来多久了。院长没有看到黄玉凤医生,他说:“什么武器,别大惊小怪!”张宇医生愣愣地看着黄玉凤医生的那张脸。那张脸一闪,离开了。张宇医生好半天没有回过神。院长说:“记住,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惊慌!”第六章与怪人同室而寝过去,吃过晚饭,医院里有些职工还常常来医院溜达溜达,聚一聚,聊一聊,打打牌,下下棋。自从出了上次那件事之后,大家都不到医院来了,躲都躲不及。下班后,医院里显得一天比一天冷清起来。吃过晚饭,张宇医生来到门诊部各个房间巡视了一番。他极其不愿意走进住院部二楼的那个值班室。住院部这几天没有一个病人。今夜又到黄玉凤医生动手的时候了。想到这些张宇医生有些毛骨悚然。天黑下来。张宇医生终于慢慢地走向住院部,爬上二楼,走向值班室。二楼的楼道很长,灯都坏了,黑漆漆的。护士值班室在楼道顶头的那个房间,没有亮灯。葛桐一定很害怕,睡下了。而医生值班室有灯光,但里边没有一点声音。张宇医生在值班室门外站立,没有勇气走进去。他甚至想一直在门外站下去,甚至想马上就给院长打电话,甚至想回家。想归想,他最后还是推门进去了。黄玉凤医生竟然不在。张宇医生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又提起来。他脱掉衣裤,准备躺下。他想关掉房间灯,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关。他亮着灯钻进了被窝。窗外的风大起来,吹得窗户“啪啪”地响。山上像是有什么野动物在叫,叫声遥远而模糊。张宇医生的心跳得厉害。他在等着黄玉凤医生到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道里想起了脚步声,很大的脚步声,有点慢,但是他向值班室走来。门“吱”地一声开了,张宇医生情不自禁地缩了一下脑袋。进来的正是黄玉凤医生。他认真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张宇医生。张宇医生不自然地朝他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他也干巴巴地笑了一下。然后,黄玉凤医生“咔哒”把房间的灯关了,他走到他床边,把床头灯打开。他慢慢脱掉衣服,穿着毛衣半靠在床上看书。那床头灯很暗淡,一束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更加苍白。他慢悠悠地翻着书页,除此很静很静,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张宇医生心里很压抑,他想找个话题,和黄玉凤医生聊一聊什么。但一时又想不起说什么。墙上的钟在走,“滴答滴答滴答”,走得很小心,生怕一下撞到某一时刻上。黄玉凤医生的书一页一页地翻。时间似乎停止了流动。突然一阵巨响!张宇医生吓得差一点惊叫出来。黄玉凤医生一动没动,眼皮都没眨一下,继续翻他的那本书。是敲门声。“谁?!”张宇医生问,声调都变了。“是我!”是葛桐跑来了。张宇医生披衣下地开门,他看见葛桐瑟瑟地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她看着张宇医生,欲言又止。张宇医生走出来,反手把门关上。“张医生,我害怕……”她终于小声说。张宇医生回头从门缝往里看了看,也小声说:“我不是在这里吗?不用怕。有什么事的话你喊一声我就过去了。”“我不敢……”葛桐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张宇医生硬撑着安慰她:“你都是20多岁的大姑娘了,而且是这里的值班人员,不能这样怯懦。不会有事的,天很快就亮了。”葛桐无助地看看张宇医生,最后,只好裹紧睡衣,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张宇医生进屋,关好门,躺下来。他有了一种被人依靠的感觉,胆子略微壮了些。他轻轻地说:“黄医生,你平时很爱看书吗?”黄玉凤医生淡淡地说:“夜里看。”“你经常看谁的作品?”“横沟正史的。”张宇医生想说一点光明的事情,就问:“爱不爱看杂志?”黄玉凤仍然淡淡地说:“我看我父亲死前留下的旧书。他的旧书有几箱子,看也看不完。”风更大起来。门被穿堂风鼓动响了一下。别人说“生前”,他偏要说“死前”——张宇医生的心缩紧了。墙上的钟敲了十二下。张宇医生怕到了极点。他突然恼怒了,觉得这个怪兮兮的人要把自己弄崩溃!他索性豁出去了,用尽生命里全部的勇气,猛地坐起身子,直接刺向那个最敏感的话题:“黄医生,你说……那个男尸到底是被谁涂的口红呢?”黄玉凤医生的态度令张宇医生无比意外,头都没有抬起来,冷淡地说:“也许是那个男尸自己。”张宇医生没话了。他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慢慢缩下身子,把头裹进被角,一动不动了。黄玉凤的回答是一个高潮。他为这个故事说出了一个非常利落的结尾。可是,现实不是文学故事,任何人都无法设计结尾,现实还得继续。张宇医生的心里更加惊惧。墙上的钟走得更慢,“滴答滴答滴答”。张宇医生再没有说话,他假装睡着了。书一页一页地翻着,很响。张宇医生咬着牙下决心,明天就跟院长说,下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干这件事了。过了很久,黄玉凤医生仍然在翻书。他不像是在阅读,而是在书中寻找一个永远找不到的书签。第七章他在看什么终于,黄玉凤医生把床头灯关掉了。房间里一片黑暗。在黑暗中,张宇医生严密地聆听着他的一举一动。好像一直保持着那个倚在床头的姿势,没有脱毛衣钻进被窝。张宇医生感觉他正在黑暗中木木地看着自己。张宇医生吓得连气都不敢喘了。又过了很久,张宇医生听见黄玉凤医生好像轻轻轻轻地下了床,在找鞋。他的声音太小了,张宇医生甚至不敢判定是那声音是否真实,他怀疑是自己的错觉。他的拳头攥紧了。一个黑影终于从他面前飘过去,轻轻拉开门,走了。张宇医生想跟出去,但是心里极其害怕。不过他很快又觉得一个人留在这个房子里等他回来更害怕!他最后披上外衣,轻轻从门缝探出脑袋,窥视黄玉凤医生到底要干什么。黄玉凤医生在狭窄的楼道里蹑手蹑脚地来到葛桐的窗外,从窗帘缝向里偷看。也许是葛桐不敢睡觉,她房子里的灯微微的亮着。那条缝里流出的光照在黄玉凤医生的脸上,有几分狰狞。他表情阴冷地看了一会儿,又蹑手蹑脚地回来了。张宇医生大惊,急忙钻回被窝里。黄玉凤医生进门,上床。这一次他脱了毛衣,进了被窝。他去看什么?他看见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张宇医生假装起夜,披衣出门,也来到葛桐的窗前。他朝里一看,头发都竖起来了!葛桐坐在床边,神态怪异,双眼无神,她对着镜子,朝嘴上涂口红,涂得很厚很厚,像那具男尸的嘴一模一样。她描眉画眼之后,直直地站起来,木偶一样朝外走出来。张宇医生急忙躲进对门的卫生间,听着葛桐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走远,他才闪身出来,心“怦怦怦”地跳着,鬼使神差地尾随她的背影而去。葛桐走过黑暗的楼梯,走出楼门,右拐,在黑夜中朝楼后的停尸房方向走去。张宇医生远远地跟着她。住院部大楼和停尸房之间的空地上,风更大。他看着她飘然一闪进了停尸房。张宇医生蹲下来,再也不敢靠近一步了。过了一会儿,他看见葛桐背着那具男尸走出来,踉踉跄跄地朝住院部走去。张宇医生跟她进了楼,看着她背着男尸上楼梯。她的身体有些单薄,竟然把那具男尸一直背上二楼,背进护士值班室,放在床上,然后在幽暗的灯光下一边为他涂口红,一边嘟嘟囔囔地对他说着什么。化妆完毕,她又背起男尸,出门,下楼……大约十几分钟后,她像木偶一样走回来,洗脸,刷牙,上床,关灯,睡觉。张宇医生傻了。他忽然明白了另一个道理:直觉、判断、推理、规律大多时候是南辕北辙的。在我们对我们的智慧、技术自以为是的时候,其实离真相、真理还差十万八千里。张宇医生回到他的值班室,黄玉凤医生的床头灯亮了,他又在一页一页地翻书。他淡淡地说:“张医生,你去厕所的时间真长啊。”张宇医生惊恐地说:“是她!是她……”黄玉凤医生没什么反应,冷冷地说:“夜还长呢,睡吧。”次早,发现那具男尸的脸浓妆艳抹,整个医院又骚动起来。院长一上班就知道了这个情况,他带两个值班男医生和葛桐一起去停尸房查看。葛桐看了那具男尸的样子,吓得惊叫出声来,接着就呕吐不止。张宇医生轻蔑地说:“葛桐,别表演了,我昨天亲眼看见你把这具男尸背回来,为他化妆,又把他送回了停尸房!”院长睁大了嘴巴。黄玉凤医生面无表情。葛桐的脸色纸白,颤颤地指着张宇医生说:“张大夫,你血口喷人!肯定是你干的,却来诬陷我!”然后她极度委屈地哭起来。张宇医生有点动摇。看表情,好像真不是她干的。难道自己是做梦?他现在已经不信任一切了,包括自己的眼睛。他瞪着一双也许是出了错的眼睛直直地看葛桐,用他那一颗很可能是错上加错的大脑使劲地想。院长看着葛桐的表情,又看着张宇医生的表情,迷糊了。是张宇医生干的?不可能啊。是葛桐干的?越想越离奇……院长想先稳住大家,就说:“这件事情很奇怪,但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找人把男尸的脸洗净就完了。大家回去吧。”第八章找朋友(完)院长非要大事情搞个水落石出。半年后,黄玉凤医生和葛桐值班的时候,院长叫来两个院工,让他们假造一个尸体,然后放进停尸房。晚上,他埋伏在医院里没有回家。他藏身在汽车里,汽车停在住院部和停尸房之间的空地上。大约凌晨两点钟,他看见一个人木偶一样从楼角闪出,向停尸房走去。院长也倒吸一口凉气,他壮着胆走出车门,径直朝那个人影追去。正是她。她的脸涂了厚厚的粉,很白,在月光下有几分瘮人。院长的腿也抖起来。他的社会职务是院长,他似乎不应该害怕。可他的人性与我们毫无二致。他哆哆嗦嗦地喊了一句:“葛桐,你去哪儿?”她继续走,目视前方:“我去停尸房。”“去停尸房干什么?”“找朋友。”院长伸手拉她,却发现她的力气奇大!她一把揪住院长:“你是朋友?”院长的魂都吓散了,他拼命挣开她的手,闪开几步,大吼道:“你梦游!”葛桐听了这句话,骤然瘫倒在地……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对梦游一无所知。有一天,院长找她聊天,听她讲她过去的故事。院长筛选出了这样一件事:她读小学的时候,见过一次死人,那时候她在农村,死者是个女性,死者家属为她画了口红,那场面令她无比恐惧,深深烙在她的脑海中……被院长震醒之后,葛桐不再梦游了。这就牵扯出一个如何正确面对死亡的问题,属教育范畴,略去。又一次黄玉凤医生和葛桐值班。天黑后,黄玉凤医生走进葛桐的房子,他第一次笑得这样明朗。他对葛桐说:“葛桐啊,上次我们一起坐车,你不是问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现在我告诉你吧。”黄玉凤医生麻利地打开他的皮包,里面竟然都是美容工具和化妆用品!他抽出一把锋利的剪子,突然不笑了,紧紧盯着葛桐的眼睛说:“我的最大愿望就是给死人美容。”葛桐吓傻了。他一步步走近葛桐,他手中的剪子已经逼近了葛桐的喉管:“你给我当模特,好不好?”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死亡之妆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75.html

TAG: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死亡之妆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75.html
上一篇:凄厉的鬼新娘

相关短篇鬼故事专题更多鬼故事专题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乡村鬼故事网络鬼故事午夜鬼故事离奇鬼故事搞笑鬼故事现代鬼故事五常凤凰山事件女鬼鬼故事宿舍鬼故事都市鬼故事鬼故事电影爱情鬼故事教室鬼故事公司鬼故事厕所鬼故事背靠背鬼故事头七鬼故事999个短篇鬼故事新手鬼故事短小鬼故事聊斋鬼故事冥婚鬼故事鬼节鬼故事游戏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水鬼鬼故事周末鬼故事古代鬼故事灵异档案灵异视频灵异图片灵异知识灵异故事北京灵异事件北京十大灵异事件世界灵异事件世界十大灵异事件中国灵异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真实灵异事件上海灵异事件上海十大灵异事件封门村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大学灵异事件娱乐圈灵异事件娱乐圈十大灵异事件聊斋志异白话文聊斋故事七月十五鬼故事盂兰盆节鬼故事中元节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公交车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 超吓人鬼故事重口味鬼故事鬼打墙鬼故事鬼压床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出租车鬼故事短小鬼故事外国鬼故事吸血鬼故事街上鬼故事感人鬼故事惊悚鬼故事儿童鬼故事人肉叉烧包黑色星期五鬼故事嫁衣的故事鬼丈夫全集中国古代四大吝啬鬼十大鬼镇艳鬼故事女鬼大人冤鬼村活尸人鬼怪故事经典鬼故事幽灵鬼故事楼道鬼故事精短鬼故事盗墓鬼故事旅馆鬼故事贞子鬼故事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鬼屋鬼故事桃花鬼故事林家宅37号灵异事件真人真事鬼故事猛鬼故事林正英死时候灵异事件惊悚鬼故事悬疑鬼故事盗墓故事江南鬼故事半夜鬼故事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50字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50个真实鬼故事天涯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恐怖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晚上鬼故事村里鬼故事符纸鬼故事床前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梧桐树鬼故事恐怖故事推理鬼故事短篇大全鬼故事超短篇短篇推理恐怖故事真实的鬼故事鬼故事推理老屋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姐妹鬼惊悚瘆人短小鬼故事搜一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悬疑鬼故事大全推理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吓人鬼故事大全短篇搞笑的短篇鬼故事超吓人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大全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最恐怖的校园怪谈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载鬼故事短篇悬疑8个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推理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恐怖推理短篇小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故事鬼故事游戏恐怖故事网站宜昌鬼事明朝鬼故事都市鬼奇谈湘西盗墓王灵异事件薄鬼尸婆婆鬼姐姐鬼故事恐怖小故事冥婚小说讲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鬼姐姐鬼故事民间关于蛇的传说每夜一个鬼故事灵异小故事诡异故事深圳大学灵异事件午夜凶宅香港大学灵异事件陈为民鬼故事中泰灵异大师斗法事件儿童鬼故事在线鬼故事内涵恐怖故事配阴婚事件死亡手机河南封门村灵异事件爸爸去哪儿灵异事件十五大灵异事件王爷太闷骚乡村老尸全集清雪鬼故事通灵少年exo妈妈mv灵异事件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荔湾广场闹鬼深宅惊魂宝山笔仙女子被鬼故事吓坏殡仪馆诡异事件簿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讲恐怖故事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黑色星期五鬼故事1976太湖冤魂事件奇谈异事辑录艳鬼故事阴阳眼鬼故事经典灵异故事世界上有没有鬼乡村艳情鬼吓人鬼故事恐怖照相馆照相馆鬼故事酒鬼蔷薇圣斗事件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鬼爱鬼故事封门村1963灵异事件鬼节撞鬼短篇爱情故事大全100个高智商鬼故事上海电梯闹鬼事件王刚讲鬼故事好看的灵异小说塞西尔酒店灵异事件碟仙是真的吗飞机灵异事件北京地铁女鬼村长的鬼故事笔仙游戏十宗罪5全文阅读凶宅美人头殡葬传说阴婚之鬼压床盗墓笔记小说茅山道士传奇断龙台风水小说排行榜前十名最后一个道士黄河鬼棺永痕纪元黑驴蹄子老人鬼故事恐怖推理小短文菩萨小说搜索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吓人的鬼故事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搜索一下鬼故事超级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超短篇超恐怖的悬疑鬼故事短篇悬疑鬼故事集锦鬼故事搜索三行情书大全分手了想挽回的句子挽回爱情最感人的话爱情经典语录短句爱情语录爱情宣言短语恋爱语录表白经典语录挽回的句子心语情感最感人的情书鬼故事网站鬼姐姐鬼故事大全鬼大爷鬼故事鬼故事网悬疑故事会大全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一下鬼故事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鬼故事鬼故事恐怖悬疑恐怖推理故事推理鬼故事简短最新悬疑推理鬼故事悬疑短篇鬼故事大全悬疑鬼故事大全狐妖故事鬼阿姨鬼姐姐鬼故事鬼大爷鬼故事大全100个农村灵异鬼故事恐怖推理短篇小说在线恐怖短篇小说恐怖短篇小说大全恐怖短篇小说好看的恐怖短篇小说惊悚故事集锦鬼故事吓人的鬼故事老一辈人讲得邪乎的事100个细思极恐小故事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恐怖故事大全集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儿童恐怖故事大全儿童恐怖故事大全精选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民间恐怖悬疑故事精选免费阅读真人真事鬼故事恐怖灵异事件真实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