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妹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之小玫「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鬼姐妹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小玫

鬼姐妹鬼故事2018-09-11短篇鬼故事编辑:鬼姐妹热度:
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玫

鬼姐妹鬼故事大全,原创短篇鬼故事之小玫「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鬼姐妹鬼故事每天更新最新短篇鬼故事,所有精彩短篇鬼故事都可免费在线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一 阿健充其量也就是个作者,而且是从没拿过稿费的作者,他不好意思称自己为作家,加上业余两字都觉得惭愧。这个职业,在别人看来应该叫自由撰稿人,但只有丁大维知道,阿健是“只稿不赚”,丁大维一直喊他作家:“其实好多事都是开头难的。”但是大维的耐心往往只有两三秒钟,这时只要阿健再谦虚一阵,大维就会说:“算了,别一棵树上吊死拉!” 这对单身男人合租一间房子,却过着完全不同的日子。阿健是百分百的单身,丁大维则是到了另一个极端,需要应付的人太多又分身乏术,不得不单身。 丁大维颇讲义气,自己吃饱了不忘革命兄弟。看着阿健整天一脸苦相没个笑模样,大维忍不住就去摸阿健那颗木瓜脑袋:你丫去换副好看的眼镜,头发收拾收拾,再把这身破衣服都扔掉,肯定招女人待见。 “你说得好听,把这身衣服扔了是引人注目了,在大街上一走,会被人告我裸奔的,” “靠,你丫就知道跟我这儿阳亢,见了女人怎么就阳萎了?”大维恨恨地把嘴里的烟屁股喷出,流星般爆射向阿健的脚下,阿健大叫一声跳起来,张了口的运动鞋在空中大幅度踢踏,“干什么呀你!” “得了,您老这破鞋还没换?”大维眼都直了。 “我就喜欢穿破鞋,你省省吧!”阿健将皮鞋甩在地上,靠在被子上。 “你丫够狠,等以后跟你丫媳妇儿这么说去!哥们儿玩去了!”大维用大鸟爪捏起公事包,走到门口,又回头淫荡地哼唱道:“今夜不回家……bye-bye了您哪!” “光当”一声,屋里又剩下阿健一个人了。今天是周六,鬼知道丁大维这家伙到哪里泡妞了,那些女人也他妈犯贱,怎么就喜欢被人搞呢!他一个人就吃了那么多,男女比例又是一定的,别人不是没的吃了?怎么就没一个女孩子喜欢自己呢?怎么说也是文学青年啊,在古代这至少得是个书生秀才,丁大维最多是一卖肉的屠夫。 阿健从桌上拿起了大维的希尔,转念一想,回身把门扣上了,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实在是一副不招人喜欢的样子,换了眼镜?阿健把眼镜摘了,眼前模糊一片,更加连美丑都分不清了。想点烟的时候发现没有火机,郁闷的事情都赶到一块儿了! 好久没有骑自行车出去了,阿健把这个叫做“踩风”,就是踩自行车兜风。这么大的京城从来都是过客眼里的神奇,对阿健而言,一切还都如几年前初来北京时那么新鲜而陌生。顺着马路一直溜下去,一不小心就发现了好多漂亮姑娘,鬼知道今年流行什么,反正这些女孩的衣服是越来越少。阿健不时地被路边的美眉勾走了魂魄,看来交通事故确实事出有因。 经过南街的时候,阿健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孩子,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路边站着,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车来人往,又似乎全然不觉。她的曲线极好,衬以白色的衣裙,在喧闹的街市上是那么气质不凡,那娇好的容貌和冷漠的眼神,更是显得卓然不群。 阿健慢慢踩着车从她身边过去,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恍惚中感觉这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他还是不够甘心,索性推着自行车调头回来。经过她面前的时候,阿健大着胆子看了她一眼,女孩的脸上似乎没有任何表情,木然地看着前方,如同雕塑一般。 女孩的眼睛动了一下,仿佛刚回过神来,看到阿健正盯着自己看,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冷冷地望着阿健。 阿健的脸腾地热了起来,有心解释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但是二话不说这样溜掉不就等于承认自己不怀好意了么?情急之下,他竟然很不自然地笑了。 女孩看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皱了皱眉头,轻轻哼了一声,转身走开。阿健忙喊道:“你别误会!” 女孩回过头来,依旧是面如寒霜,看来她并不想说半个字。 “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样子……没有……别的想法。”阿健的嘴巴有些结巴,心里急得要命,但是太深刻的话却说不出来。 “你走吧。”她终于开口了,声音却比她的人更冷,阿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走了几步,回头看时,她还在原地站着,似乎要看透这虚无空气中的秘密。阿健的紧张过去了,好奇心却大增,踌躇了一会,壮了壮胆子,想好了几句词儿,又走了过去。 “你没事儿吧?” 她漠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似乎懒得和他多费半句口舌。 “我看你站在这里半天了,如果有什么难办的事情,说不定我可以帮你。”阿健一口气说完了刚才想好的对白,“你放心吧,我不是坏人。” 她依旧盯着面前的空气,对阿健的表白似乎无动于衷。她的皮肤异常白皙,裸露的双臂是那样的柔弱纤细,小巧的手掌更是玲珑玉琢,细长白嫩的手指似乎蕴着无穷的柔情,阿健死死地盯着她的身体,每处每分都是那么美妙得体。 “你走开。”她闭上了眼睛,在阿健看来,这无疑是一种厌恶之极的表示。 阿健闷头坐在不远处的马路牙子上,不时地向女孩张望着。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神秘的女孩似乎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他要做的则是帮她,无论她愿不愿意。 天慢慢黑了下来,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人们匆匆而过,似乎谁都没有注意马路边上这一对有些反常的男女。女孩如同一座雕像,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阿健坐在地上都快受不住了,渐渐地竟有了一点倦意。 “你能帮我吗?”一个声音忽然在头顶响起,阿健猛地醒来,发现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对面,只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女孩的脸变得煞白,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毫无血色,如同白纸一般。 阿健从地上跳起来,和眼前的女孩对面相峙。这时他看得更清楚了,她的脸色愈发白皙,眼睛却变得红红的,像藏了两团暗火。阿健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你是……你不是……不是……人?” 女孩漠然地看着阿健,似乎无论他问什么问题都不奇怪,而她更不会给予答复。 阿健的脑子如同发条崩断一样,狂乱地转着,早就应该看出这个奇怪的女孩有问题,但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她就在自己的对面,一双火漆般的眼睛和自己近在咫尺。 阿健慢慢地向后退着,不敢直视她,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求你……让我走吧……求你……“退开几步之后,他转身就跑,惟恐她从后面追来。 阿健跳上车子骑出很远,才敢回头看看,她还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她的声音好像就在身边一样,“你能帮我吗……”,这声音是那么幽怨哀惋,却又带着几分的恐怖,阿健觉得身上霎时起了一层鸡皮。 “拜托,我帮不了你,你放了我吧……”阿健默默念道。 “你能帮我吗……” 阿健转过一条街,这声音似乎一路跟着他,搞得他心神不宁,几次差点从车上摔下来。等他定了心神,发现她竟然就在前面不远处!自己居然又绕了回来! 马路上空无一人,路边的店铺空有灯火通明,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影。她的一袭白衣如一团白影飘在空中,显得阴森吓人。阿健拖着灌铅似的双腿,慢慢地走过去,远远地停住,壮着胆子问:“你真的是鬼?” “你能帮我吗?”她似乎没有听到阿健的问题,反反复复只有这一句话。 “你别害我就行了,我怎么帮你啊?”阿健哆哆嗦嗦地说道。 “帮我找他。”她缓缓说道,平淡的语气中竟也透出些许焦虑。 “谁?”阿健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 “不知道。” “你别逗了,不知道要找谁就找我啊?”交谈几句之后,阿健不那么怕了,只是依然和她保持着距离。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在哪里,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他。”她幽幽地叹道,“今天是第四天了,我还有三天的时间。” “还有三天?三天后怎么样?”阿健忽然觉得知道一些关于传说中的鬼的事情也是好的。 “三天后,如果还找不到他,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转世为人了。”她慢慢地转过头,火红的一双眼睛里竟也透出哀怨的神色。 “这个人是谁,对你这么重要?” “我是一个幽魂,在去阴间之前,必须要找到这个世界上的一份真情。靠着它,将来我才能重新投胎做人。我只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人,但是他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关于他的一切,全部都不记得了。” 阿健暗暗觉得惊奇,原来人死了还有这些讲究,怪不得很多人最怕临死前的孤单呢。“你怎么会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感觉有这样一个模糊的影子。”她叹了口气, “可是我宁可忘记其他的一切,也不想忘了这个人。” “是啊,记住这个人,你就可以找到他的真情,就可以转世了。”阿健冷笑道,“想不到女人死后还是这么自私。” “不是!”她急切地辩解道,“我想知道以前被人关心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这几天我到处游荡,有时就在这里站上大半天,好想体会一下那种感觉。” “难道没有人和你说话么?”自己方才的话显然有些刻薄了,但她好像并不生气,“难道其他人都看不到你,除了我?” “我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我们这些幽魂的,能够看到的一定是他们今世之间有一些未了的缘分。” “缘分?”阿健觉得把这个词和自己扯在一起简直太荒唐了,“我和你,还有未了的缘分?“ 她默不做声,似乎也不愿承认或者辩驳。 “好吧,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阿健早忘了害怕,倒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这个看起来有些可怜的幽魂了。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她痛苦地摇摇头。 “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阿健搔了搔脑袋,“那你口袋里有没有什么卡片啊证件什么的?“ “没有,你看到的都是我活着时的样子,都是幻象。” “啊?就是说这些衣服其实是不存在的?”阿健的脑袋里忽然想到一件龌龊的事情,不觉脸上一热。 “是的,除了我的灵魂是实在的,其他的都是幻象。” “那你介意不介意我叫你美女?” “不会。” “算了,这个名字叫的人太多了,在马路上随便喊一嗓子就会过来一群。换一个吧,美……小美……叫你小玫怎么样?玫瑰的玫?“ “好啊,这个名字应该比我以前的名字好听。”小玫竟然笑了,凄然一笑,阿健心里顿时觉得酸酸的不是滋味。 “下一个问题,你记得你以前住哪里么?” “那总该记得你是怎么……怎么死的吧?在哪里?” “不会这么彻底吧?”小玫摇一次头,阿健的心就凉了一截,现在连她的身份都确认不了,怎么去找那个人呢? “你站那么久不累么?坐下休息一下吧。” 小玫很听话地坐下了,这让阿健很有些男人的成就感。他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说真的,你真的不会……不会害我?” 小玫摇摇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阿健。阿健还是不敢坐她身边,隔着几步远坐下了,心里还是有些发怵。 “对了,我给你照像,然后拿去登个寻人启事,不就知道了么?”阿健为自己这一创意感到振奋不已。 “照不上的。”小玫轻声说道。 “噢,也是,那这样,我把你的样子用笔画下来吧!可惜我没学过画画,肯定画不像。” 二 “但愿大维和你没有什么未了的缘分,让他看见你就麻烦了,进来吧。”阿健打开房门,让小玫进了自己的房间。小玫站在房间中间,木然地看着四周,机械地听从着阿健的吩咐。 阿健找出纸和笔,在小玫面前坐下,一边打量着她,一边用笔地勾画起来。过了一会儿,对照了一下,觉得太离谱了,便扔进纸篓,重新再画。这样折腾了半天,阿健出了一头汗,还是没有一副满意的画像。 “对不起啊,我已经尽力了,只是从来没学过画画,怎么也画不好。” “谢谢你。”小玫淡淡一笑,在她而言这已经是最大的感激了。“把你的笔借我用一下,我来试试。” “你?”阿健乐了,“你怎么给自己画像啊?除非照着镜子——对啊,你站在镜子前面,直接画在镜子上吧。” 小玫下笔很快,看起来是受过专门的训练,很快就在衣柜的玻璃镜子上画好了,又用纸拓了下来。阿健在一边看着她画,一边暗暗佩服,心想这个女孩画画这么好,人又这么好看,活着的时候一定很优秀。 “好了,现在还早,我去报社发一个寻人启事,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出去吓着别人。”阿健将房门锁上,又隔着门板叮嘱道:“一会我的朋友可能回来,你别让他看见。他个子挺大,胆子却小得很,你千万不要吓着他啊!” 丁大维出来开门的时候,一脸地坏笑,阿健刚想问他,却被拉着地到了丁大维的房里。 “怎么了你?”阿健有些心虚,看来丁大维可能听到了什么声响。 “你丫终于出息了!”丁大维指了指对面阿健的房间,“带妞儿回来了?” “没有,你胡说什么啊?”阿健的脸上一红。 “别装孙子了,哥哥我是谁,什么事儿没经过?”丁大维看了看阿健的房门,“还挺乖,就是哭了几声。怎么样?爽不爽?” “咳,你不知道就别瞎掺和了,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操,你丫不是吧?都带回家了,还什么都没干?别给作家这词儿丢人了,是不是没套子?我这儿有,给你几个,拿去拿去!”丁大维从床下摸出一盒东西,塞给阿健,“抓紧吧,处男同志!” 阿健哭笑不得,将丁大维的房门关上,见他没有偷看,这才打开自己的房门,将门反锁上。 小玫还在屋子中间机器人般地站着,和阿健走之前的姿势一样。阿健把丁大维给的盒子扔在写字台上,无可奈何地说:“你怎么不知道休息呢?真的不累?” “启事发了吗?”小玫面无表情地问,只是语气没有那么冷淡了。 “发了,本来是不给发的,我好说歹说,又加了一百块钱给他们吃夜宵,这才答应。明天早上就见报了,对了,你刚才是不是哭过?”阿健躺在沙发上,示意小玫坐下,她就真的盘腿坐在地板上。 “是,刚才想起了一些事情,但是又不太真切,一着急就哭了。”小玫歉意地说,“你的朋友听到了?” “没事,他以为我带小姐回来了。”阿健说完,又补充道,“你别误会,我和他不一样的。“ “我听见你们刚才说话了。” 阿健的脸烧得更厉害了,看来小玫连那句“处男同志”都听见了。 “你是个好人。”小玫低着头,轻声说道。 “这话我爱听,呵呵。”阿健颇有些尴尬,“你刚才想到以前的什么事情了?说来听听,没准能帮你找到他呢!” “我想到有一次好像和他一起过马路,他自己走过去了,我被落在后面,后来我责怪他,说女孩子过马路的时候都希望被牵着手的,他后悔死了,从那以后每次过马路都牵着我的手。”小玫仰起脸,“可惜我还是想不起来他的样子。” “哦,别着急,慢慢会想起来的。”阿健摇头苦笑道,“其实你知道吗,我有多羡慕你们。” 小玫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你女朋友呢?” “不在了。”阿健叹了口气,眼里热热的有颗泪就要滚落下来,他仰起脸,努力睁大眼睛,想摆脱那滴不争气的泪,但这只会让它更早地滑下。阿健的喉咙抽动了一下,一股酸酸的滋味涌上心头。“多久了?” “三年,整整三年了。大学时的同学,毕业前发现得了白血病。”阿健使劲咬着嘴唇,直到疼得松开。 “你很爱她,”小玫叹了口气,“她会幸福的,有你的爱,她的下一世会很幸福。” 阿健苦笑道:“希望如此吧。你要是能在那边看到她,就告诉她,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她。” “后来你一直没有恋爱?” “有,而且不止一次,但结果都是我被人骗。”阿健看着小玫不相信的样子,不觉笑了, “很有趣吧,我是靠编故事吃饭的人,却生活在别人编织的故事之中。” “你心地这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份真爱的。”小玫柔声说道,“刚才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想,上天让你看见我,是不是就是派你来帮我的呢?” “上天?有这个东西么?你见过么?”阿健嘲讽地问道,“真要有上天的话,他也是最不公平的,让我的女朋友,让你,让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都离开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玫怔怔地看着窗外:“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幽魂,既不属于人世,又不属于阴间,到处游荡,其实是最孤独的。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真不知道可以和谁说话了。” 阿健也沉默了,如果小玫是一个真实的人,他真想过去抱一抱她,告诉她不用再怕孤单了。 阿健醒来的时候,发现小玫依旧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窗外。阿健忽然觉得这一夜过得很刺激,和一个幽魂竟然平安地相处一室! “早,”阿健在小玫眼前伸手晃了晃,“不要告诉我你整晚都没睡啊。” “我睡不着,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敢吵醒你。”小玫满脸疲惫却又显得神采飞扬,“你知道吗,我想到了和他在一起的很多事情呢!” “是吗?”阿健走向门口,“一会我洗完脸慢慢讲给我听。” 丁大维今天特别勤快,居然已经买来了早点,看到阿健从房间出来,赶忙放下碗筷,不怀好意地问:“怎么样?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感觉如何?” 阿健故意大大咧咧地说:“挺爽的,呵呵,你怎么今天这么勤快,连早点都买了?” “靠,哥哥我哪天不是这么勤快?哎,妞儿走了没?”丁大维指指阿健的房间,“好像还在啊?” “在,不过人家不想看见你,不如这样,你找个地方玩两天?”阿健挠了挠脑袋,“正好今天周六,你找个姑娘去天津玩两天吧!” “靠,我靠!太狠了吧?我泡妞时可没把你丫发配到天津啊!”丁大维死死地盯着阿健, “不过呢,要我回避也成,来往车费你丫得给我报了!” “你们俩关系不错,谢谢你帮我保密。”小玫看见阿健端着早点,摇头笑道,“我可以不吃不喝的。” “他就爱胡闹,不过人还不错,就是女朋友多了点。据他自己说,一周七天,每天都要和不同的女人……”阿健忽然觉得这么直接有点尴尬,便打住话题,小玫淡淡地笑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昨天晚上,我想起了以前和他在一起的很多事情,吃饭,滑冰,跳舞,还有打电话,好多好多,只是他的样子还是很模糊。”小玫走到窗前,外面阳光明媚,白云流连,她看得有些呆了。 “那你有没有记起他的名字?或者你的名字?” 小玫摇摇头,“不过我梦了,梦见我跟着他走到一个大湖边,湖里有一个怪兽抓住我,要把我拉下去,我拼命地喊救命,拼命地找他,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了。我以为他不要我了,然后就大哭,哭着哭着就醒了,看到你在,我就不怕了。” 阿健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说。他走近小玫,白天她的皮肤显得正常一些,眼睛也没有晚上那么红,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他和她面对面站着,谁也不说话,但是都感觉到了对方在想着什么。这样的时候,任何一个字都是多余的。 过了许久,小玫避开阿健的目光,把视线转向一边:“希望今天他能看到报纸。”旁边的衣柜上,昨天晚上小玫的画像依旧清晰。 “会的,相信你见了他的人,一定能认出来。”阿健收回了刚才荒唐的心神,颇有些失落地靠在沙发上。 “你对我真好。”小玫背对着他,低声说道。 “我?这算什么,他对你一定更好呢!”阿健到外面找来烟和火机,“抽烟你不介意吧?” “不会,他好像也抽烟的。” 阿健吸了一口,却没吐出来,呛得直人,尴尬地笑道:“其实我不怎么抽烟的,你别笑我。” “不会。”小玫扭头看着他,嘴角挂着浅浅的笑,“你很坦白,这样很好啊。” 晚上,阿健焦急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小玫则呆呆地立在窗前,谁都没有说话。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桌子上的呼机、手机都老老实实地躺着,像睡着了一样。 墙上的钟指在了1点,阿健打了个哈欠,小玫忍不住说:“你睡吧,不用陪我等的。” “不用,我不困,打个哈欠就精神多了,你看,我现在还能做俯卧撑呢!”阿健说着,在地板上做起俯卧撑来。 “一,二,……,五十九,六十!”小玫在旁边数着,直到阿健累得趴在了地上。 “你真棒啊!”小玫高兴地说,“我大概一个都做不起来呢!” 过了半天,阿健还没有答话,小登悄走过去看,发现阿健竟然睡着了。小点读,她蹲在阿健的头边,伸出手想摸一摸他的头发,将要触及的时候又缩了回来。阿健的脸贴在地板上,嘴巴微微张开着,像个憨态可掬的娃娃。小玫静静地看着他,红红的眼睛里多了些亮亮的东西,她悄悄转过头去。 “啊,我怎么睡了?”阿健忽然醒了过来,“小玫?小玫!”他的身体还趴在地板上,就开始喊着小玫的名字。 “我在这里,你睡一会儿吧,我没事的。”小玫从墙角走过来,默默地注视着阿健,“不用陪我的。” “那不行,你该休息了。”阿健盘腿坐在地板上,看了看墙上的钟,“我替你等,好吗?” 小玫摇了摇头,叹息着转过头去。镜子里,她看到了自己,不由得被自己的样子吓住了,瘫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玫,小玫,”阿健爬到小玫的身边,看着她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说话啊,这是怎么了?” “我的样子,怎么变得这么难看?”小玫瞪着眼睛望着阿健,低低地哭了起来,“是不是吓着你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难看……” “唉,你别傻了,你说过,看到的都是幻象啊!”阿健心里乱如麻丝,虽然嘴上这么说,他还是不敢多看小玫的眼睛。那一双眼睛,此刻已是鲜红如火,有如魔鬼一般。 还有两天,再过48小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阿健在心里告诫自己,无论她变成多么恐怖的模样,都不能嫌弃她,刺激她! “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很难看?”小玫的声音里充满了颤抖的绝望,早已没有了昨天的冷静。 “你听我说小玫,你的样子是没有以前好看,但是你的灵魂还是一样美丽。”阿健抬起头凝视着她,“有时候我会想起我的她,只要能和她说说话,无论她变成多么可怕的样子,甚至变成了一只猫,一只鸟儿,哪怕是一只小虫子,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让她知道我心里的声音,看到她能懂我的话,点一点头,就够了。” 阿健仰起脸,眼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这些年,每当想起她的笑,想起她对我的体贴,我都会哭。没有人知道我这么容易流泪,连大维都不知道,我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才想她,只有这样的时候才属于我和她,没有别的打扰。有时候我会在阳台上看星星,我想她或许正在另一个世界里,也注视着这颗星星,这样我们就看到同一颗星星了。星星的另一面,我可以看见她的眼睛。你知道吗,她的眼睛很美,我永远都忘不掉的。” 小玫一直没有说话,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眼泪却悄悄地流下来,脸上早已是湿湿的一片。 “我们出去看星星,好吗?”这个城市难得遇到这样的晴天,也许是因为深夜的缘故,青色的天空显得格外晴朗,稀疏的星星默默无语,或明或暗地点缀着天幕。它们还不知道,在城市灯光里的一角,有这样两双含着泪的眼睛,在静静地期待,找寻……三 这一夜,阿健和小玫都没有合眼,默默地坐到了天亮。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小玫,要不我陪你出去走走,说不定能让你想起以前的事情来。”阿健脸色煞白,睡眠不足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削瘦。 小玫点了点头,莞尔笑道:“你不要这样紧张,其实找不到也没什么,真的。能遇到你已经让我很知足了。” 阿健不好意思地笑道:“出去试试运气吧,总比呆在屋子里好。还能顺便看看一切美好的景物……”他忽然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小玫这么聪明,一定会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不用忌讳,我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能多看一眼,也是好的。”小玫轻松地笑了。沿着初遇时的马路,阿健和小玫并肩走着,不时地说着话,路边的行人有的注意到阿健在自言自语,不免在后面指指点点。小玫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对阿健说:“真对不起,让别人误会你自己自言自语了。” 阿健无奈地笑道:“这有什么关系,让那些不相干的人说吧。说实话,我有很久没有和女孩子走在一起了。” “会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小莞尔一笑,“以后总会有女孩子和你走在一起的,现在就当是训练吧。” “要是彩排就好了,”阿健看着她笑道,“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就好了。” 小玫沉默了,低着头不说话,默默地走着。阿健刚想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和小玫都呆住了! 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又看看小玫急切不安的眼神,阿健有些颤抖地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阿健拿着手机,看到小玫紧张地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对方一阵沉默,忽然问道:“你发的寻人启事?” “是的,是我,您是……”阿健一边回答,一边向小玫示意,小玫长长地舒了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 “我是你要找的人。”对方有些迟疑,但还是肯定了自己的身份。 “你在哪里?我需要立即见到你。” “请问你有什么事?她已经不在了,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容置疑,这让阿健有些生气。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离奇,也许你不会相信,我想我们见面谈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小玫对阿健使劲点了点头。 “没有这个必要吧,有事在电话里说吧。” “我……我这里有她的一些东西,想交给你。”阿健只得撒了个谎。 “那好吧,一个小时后,在青年广场的喷泉见。”对方不客气地挂了电话,生硬的态度让阿健非常气愤,但是看到小玫期待的眼神,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 “恭喜你,一会就可以见到他了。”阿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对这个男人充满了莫名的厌恶。 “谢谢你,谢谢!”小玫高兴得不会说话,只是不停地说着谢谢。青年广场在城市的中心,经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青年广场上的巨型 运动员塑像。小玫一走进广场,就哎呀地叫了一声:“这里好熟悉啊!我以前一定经常来的!” 阿健此时变得有些沉默,他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的态度,也许是其他的一些东西,反正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甚至有一种想打架的冲动,虽然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没有认真地打过架。他有一种预感,似乎要发生一些事情,但是又说不清楚。由于是周日,广场的人也很多,无论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显得那么悠闲惬意。阿健暗暗为自己叹气,带着小玫向广场的喷泉走去。喷泉边上有几个人在围观,阿健停下脚步,问小玫:“你找到他了吗?” “还没有,让我看看,我一定能认出来的!”小玫焦急地走到每个人的身边打量着,然后又失望地走开。将伫立在喷泉边的男人都看过一遍,小玫黯然地走回来,对阿健摇摇头:“也许他还没有来吧,否则我一定能认出他的。” 阿健没有说话,他拿起手机,查到刚才呼入的电话,拨通了这个号码,站在喷泉对面的一个男人手机响了。小玫和阿健的目光一齐转向了他,这是一个衣冠整齐的青年男子,头发梳理得整齐油亮一丝不乱,高高的个子让阿健自愧不如:“是他?” “不知道,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啊?”小玫疑惑地摇摇头,继而难过起来,“我怎么会不认识他了呢?怎么会这样啊,我不能忘了他的样子啊……” “也许是假冒的呢!”阿健走过去,那个男人发现了他,冷冷地问:“你发的启事?她的东西怎么会在你那里?” “别急,我得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阿健在这个高大的男人面前不得不挺直了腰板,但即使这样还是矮了一截。 男人冷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在阿健眼前一晃:“不会错了吧?” 照片上,小玫幸福地偎在男人怀里,身后的背景正是这座喷泉。小玫在一边失声叫道: “怎么会?我真的不记得他了?天啊,为什么要让我忘了他?” “她是你的女朋友?”阿健看到小玫痛苦的神情,心里也有如刀割一般。 “就算是吧,你怎么认识的她?”男人将照片收起,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阿健。 “我?很偶然的一个机会,她有一样很珍贵的东西要交给你,但是如果你不是真爱她,就没有机会见到了。”阿健避开男人的目光,这种无来由的敌视让他觉得恶心。 “我爱她?”男人可能觉得这个问题出自一个陌生人之口比较滑稽,“我爱不爱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人都死了,还爱个屁啊?” 阿健看了一眼身边的小玫,早已是伤心得泣不成声,不觉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够从她的爱人那里找到一份真爱,难道这样的要求也过分吗?” “不过分吗?”男人恨恨地说道,“当初我追她的时候费了多少工夫,花了多少钱,那么多女的追我我都拒了,不就因为她吗?在一起的时候,天天要哄着她,陪着她,我成个什么了我?” “好吧,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阿健看见小玫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再问了,“她是怎么死的?” 男人警觉地看着阿健:“你到底是什么人?” “别这么看着我,我既不是警察,又不是记者,只是有些好奇想知道。即使冲着我费那么大力气登寻人启事的份上,你也得告诉我吧?” 男人出了一口闷气,想了想,点头道:“她活着的时候,是电视台最红的记者,我是在台里认识的她,追了一年多才到手,后来我们同居了。” 阿健看了一眼小玫,她的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说不清是失望,伤心,还是迷惘。 “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们感情很好,后来我做了制片,应酬多了,难免回来得少了,而她因为得罪了领导,被炒了鱿鱼,所以我们俩的位置倒了过来。从那时起,争吵就渐渐多了起来,说实话,我真的有点烦了,相信她也看出来了。” “前些时间我们台排一部戏,投资一直不到位,为这事我特别上火,就动了点坏心眼。我请投资的老板吃饭,把她也叫去了。饭桌上,我故意让她喝了好多酒,她不想喝了,想回家,我就说她没用,不肯帮我,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坚决不同意。我一狠心,就借口有事先走了,留她在那里。”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小玫用手捂着脸,痛苦地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她还没有回来,台里来电话说投资已经敲定了。”男人说得有些动情,眼睛也有些红红的,“我觉得有些对不起她,想等她回来好好陪陪她,结果她被人发现从酒店的十八层跳了下来。” 阿健气得握紧了拳头,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你逼死了她!” 男人皱起了眉头,瞪着阿健:“我逼死了她?不错,我是有让她陪客人的意思,但是我没逼她跳楼啊?这么点事值得去死么?” “操,你这个王八蛋!畜生不如的东西!”阿健提拳直打男人的面门,男人躲闪不急,被打个正着,鼻血淌了下来。阿健还想再打,忽然想起小玫,回头看时,只见她傻傻地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有如痴了一般。 男人被打得懵了,鼻血流个不停,赶紧找地方止血去了。阿健此时的心里真是百般滋味搅在了一起,看着坐在地上的小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劝解她。 “小玫……”他轻轻地唤着她,许久才见她抬动眼神,无言地看着自己。 “你都看到了,这个人根本就不爱你,忘了他吧。” “都是我不好,不应该带你来找这个王八蛋,让你这么伤心。” “小玫,我们回去吧,好吗?忘了他,不要想了,他不值得啊!” 小玫木然地点点头,慢慢地站起来,她擦了擦脸上的泪,一边啜泣着一边看着阿健,嘴里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什么也别说了,我们回家吧。”阿健沉沉地叹了口气,然而他知道,小玫此刻要比自己伤心一万倍,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竟然是这样对自己的! “阿健。” “恩?”小玫还是第一次喊自己的名字。 “你回去吧,我该走了。”小玫惨然地笑了笑,这笑里包含有多少的无奈和伤心,阿健已不敢再多想了。 “你去哪里?” “到该去的地方去,谢谢你这几天一直陪着我,可惜我不能为你做什么了。” “小玫,一定要走吗?”阿健的脑海里始终有一个念头蠢蠢欲动,这时也容不得他多想了,终于说出了那句话,“留下来好吗?” 小玫慢慢地摇了摇头,眼神中尽是无奈和不舍:“人鬼殊途,你应该知道的。” “可是……我很喜欢你啊,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不能为我留下来吗?”阿健忘情地说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少活三十年,把我寿命分给你都可以。你告诉我,谁管这些事情的,我去求他,好不好?” “没用的,这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生死轮回,谁都不能改变,”小玫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喜欢你,如果我还在人世间,哪怕我是公主是女王,而你变成了乞丐变成了残疾,我都会不顾一切地留下来,直到你愿意娶我。” “小玫,我知道,我知道你也会喜欢我的,你放心,一定有办法的,神仙也是有感情的,你告诉我去哪里找他们,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上天既然没有让我活着的时候遇见你,自然是注定了我们没有姻缘。”小玫抬头看了看,“我该走了,虽然我没有找到我期待的那份真爱,但是我还是遇到了你!” “小玫,不要走,你还有一天的时间,不要离开我啊……”阿健忍住眼泪,怔怔地看着小玫,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不要,我不要你看到我丑陋的样子,不能再伤害你了。”小玫说着,身体已经慢慢飘了起来,对着阿健,她笑了,脸上还挂着泪痕,“不要忘记我,好吗?” 阿健伸手去够,但是小玫的身体已然越升越高,渐渐融入蓝天白云之间,只剩下一个傻傻的自己呆立在原地。 “小玫,你放心去吧,我不会忘了你,不会的,永远都不会。”阿健默默地念道,“在这个世界上,始终都有一份属于你的真爱,在这里等回来……” “行啦,她会回来的,”一双手拍在阿健的肩膀上,他恍然明白过来,身边站着一个白大褂,笑咪咪地看着他:“不过你得先和我们回去。你这个病还真是不轻,十年了都不见好。再偷着跑出来,就再也不让你看那面镜子了。”“不要,不要啊,镜子里有小玫,我不能没有她!小玫……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小玫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41.html

TAG: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小玫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41.html
上一篇:情人只说三次再见

相关短篇鬼故事专题更多鬼故事专题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乡村鬼故事网络鬼故事午夜鬼故事离奇鬼故事搞笑鬼故事现代鬼故事五常凤凰山事件女鬼鬼故事宿舍鬼故事都市鬼故事鬼故事电影爱情鬼故事教室鬼故事公司鬼故事厕所鬼故事背靠背鬼故事头七鬼故事999个短篇鬼故事新手鬼故事短小鬼故事聊斋鬼故事冥婚鬼故事鬼节鬼故事游戏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水鬼鬼故事周末鬼故事古代鬼故事灵异档案灵异视频灵异图片灵异知识灵异故事北京灵异事件北京十大灵异事件世界灵异事件世界十大灵异事件中国灵异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真实灵异事件上海灵异事件上海十大灵异事件封门村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大学灵异事件娱乐圈灵异事件娱乐圈十大灵异事件聊斋志异白话文聊斋故事七月十五鬼故事盂兰盆节鬼故事中元节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公交车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 超吓人鬼故事重口味鬼故事鬼打墙鬼故事鬼压床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出租车鬼故事短小鬼故事外国鬼故事吸血鬼故事街上鬼故事感人鬼故事惊悚鬼故事儿童鬼故事人肉叉烧包黑色星期五鬼故事嫁衣的故事鬼丈夫全集中国古代四大吝啬鬼十大鬼镇艳鬼故事女鬼大人冤鬼村活尸人鬼怪故事经典鬼故事幽灵鬼故事楼道鬼故事精短鬼故事盗墓鬼故事旅馆鬼故事贞子鬼故事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鬼屋鬼故事桃花鬼故事林家宅37号灵异事件真人真事鬼故事猛鬼故事林正英死时候灵异事件惊悚鬼故事悬疑鬼故事盗墓故事江南鬼故事半夜鬼故事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50字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50个真实鬼故事天涯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恐怖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晚上鬼故事村里鬼故事符纸鬼故事床前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梧桐树鬼故事恐怖故事推理鬼故事短篇大全鬼故事超短篇短篇推理恐怖故事真实的鬼故事鬼故事推理老屋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姐妹鬼惊悚瘆人短小鬼故事搜一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悬疑鬼故事大全推理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吓人鬼故事大全短篇搞笑的短篇鬼故事超吓人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大全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最恐怖的校园怪谈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载鬼故事短篇悬疑8个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推理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恐怖推理短篇小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故事鬼故事游戏恐怖故事网站宜昌鬼事明朝鬼故事都市鬼奇谈湘西盗墓王灵异事件薄鬼尸婆婆鬼姐姐鬼故事恐怖小故事冥婚小说讲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鬼姐姐鬼故事民间关于蛇的传说每夜一个鬼故事灵异小故事诡异故事深圳大学灵异事件午夜凶宅香港大学灵异事件陈为民鬼故事中泰灵异大师斗法事件儿童鬼故事在线鬼故事内涵恐怖故事配阴婚事件死亡手机河南封门村灵异事件爸爸去哪儿灵异事件十五大灵异事件王爷太闷骚乡村老尸全集清雪鬼故事通灵少年exo妈妈mv灵异事件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荔湾广场闹鬼深宅惊魂宝山笔仙女子被鬼故事吓坏殡仪馆诡异事件簿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讲恐怖故事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黑色星期五鬼故事1976太湖冤魂事件奇谈异事辑录艳鬼故事阴阳眼鬼故事经典灵异故事世界上有没有鬼乡村艳情鬼吓人鬼故事恐怖照相馆照相馆鬼故事酒鬼蔷薇圣斗事件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鬼爱鬼故事封门村1963灵异事件鬼节撞鬼短篇爱情故事大全100个高智商鬼故事上海电梯闹鬼事件王刚讲鬼故事好看的灵异小说塞西尔酒店灵异事件碟仙是真的吗飞机灵异事件北京地铁女鬼村长的鬼故事笔仙游戏十宗罪5全文阅读凶宅美人头殡葬传说阴婚之鬼压床盗墓笔记小说茅山道士传奇断龙台风水小说排行榜前十名最后一个道士黄河鬼棺永痕纪元黑驴蹄子老人鬼故事恐怖推理小短文菩萨小说搜索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吓人的鬼故事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搜索一下鬼故事超级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超短篇超恐怖的悬疑鬼故事短篇悬疑鬼故事集锦鬼故事搜索三行情书大全分手了想挽回的句子挽回爱情最感人的话爱情经典语录短句爱情语录爱情宣言短语恋爱语录表白经典语录挽回的句子心语情感最感人的情书鬼故事网站鬼姐姐鬼故事大全鬼大爷鬼故事鬼故事网悬疑故事会大全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一下鬼故事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鬼故事鬼故事恐怖悬疑恐怖推理故事推理鬼故事简短最新悬疑推理鬼故事悬疑短篇鬼故事大全悬疑鬼故事大全狐妖故事鬼阿姨鬼姐姐鬼故事鬼大爷鬼故事大全100个农村灵异鬼故事恐怖推理短篇小说在线恐怖短篇小说恐怖短篇小说大全恐怖短篇小说好看的恐怖短篇小说惊悚故事集锦鬼故事吓人的鬼故事老一辈人讲得邪乎的事100个细思极恐小故事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恐怖故事大全集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儿童恐怖故事大全儿童恐怖故事大全精选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民间恐怖悬疑故事精选免费阅读真人真事鬼故事恐怖灵异事件真实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