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妹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之魔血「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鬼姐妹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魔血

鬼姐妹鬼故事2018-09-11短篇鬼故事编辑:鬼姐妹热度:
关灯
护眼
字体:

魔血

鬼姐妹鬼故事大全,原创短篇鬼故事之魔血「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鬼姐妹鬼故事每天更新最新短篇鬼故事,所有精彩短篇鬼故事都可免费在线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上部 血是有魔力的东西,师傅说,尤其是心的善良的人,他的血可以消灭一切邪恶的东西,给人以力量。我对师傅说,太好了,我是一个好人,我的血可以带来魔力,带来幸福。师傅点头,慈祥的双目望着我,忽然留下两行清泪来。一 夜很深了,明俊依然坐在电脑前和oicq上一个叫做梦的女孩很专心的聊着天,梦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她好像了解明俊的一切,但是明俊却对他一无所知,让他觉得很神秘和刺激。尤其是梦的一句“让我们都做零点的鬼,好吗?”这才是现代人的爱情。所以每天,他准时在午夜十二点,拨号。现在,周围一片黑暗,只有屏幕发着刺眼的光。“你今晚快乐吗?”梦在说。“我很快乐,尤其是在见到你的时候。”明俊很快的打着一个个的字符,苍白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我们认识多久了?”“有一个月了吧!”“你想不想见我?”“当然!”明俊很高兴,梦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个人如其名的美丽女孩。他当然很想见到,梦说:“好吧,你今晚就能够见到我。”轰隆隆,窗外在打雷,也许就要下雨了。屏幕开始不断的闪动,明俊不知道怎么了,他对电脑并不熟悉,他的头开始疼起来,是那种好像要裂开的疼痛。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不能在电脑前再坐下去,他起身去开灯。雷声又响起来,但是没有下雨,好像是很远的雷声。他背对着的电脑突然不闪了,一对美丽的眼睛眨着眨着,从屏幕里飞出来。“你不是很想见到我吗?”明俊听到这个声音。在他的背后,一股凉气钻过来,冰凉的小手搭上了他的肩头。“想不想看看我?想不想跟我在一起呢?”明俊的肩膀哆嗦了一两下,颤声问:“你是谁?”“梦……你说过喜欢我的。”“不!你……你是鬼!”梦咯咯的笑起来,笑声凉凉的,阴阴的,她说:“是!”明俊也笑了,开始声音很小,后来梦开始诧异了:“你不看看我吗?”她问。他转过身来。面前是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长长的黑发里是腐败的绿色的骷髅,伸过来的惨白的爪子似乎还在向下滴着白色泡沫一样的烂肉。明俊往后退了一步,再后面就是墙了。 梦冲了过来……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尝到新鲜的人肉的滋味,相反的,她好像撞到了一堵墙。明俊就在她的前面,她碰不到他,大骇,想回到网里去。又碰了壁。“啊——”一方天地里回响着她凄厉的叫声,现在这叫声只能震到她自己。明俊看着自己手里这一块小小的透明水晶挂件,梦缩在里面好像一滴殷红的血。“不要叫了,这是徒劳,从今以后除了我和你自己,没有人听得到你的声音。”他说,又笑了。这苍白的笑容在梦的眼里格外的可怕:“你是谁?”“我是一个业余的天师。”明俊说完,吹了吹左手的手指,食指和中指之间开始燃起淡蓝色的火焰来。“你就要彻底的消失了。”他说。“不要!”梦在水晶石里叫,“不要这样!我不想死!我根本就还没活过!” “我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当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为了排解心中的寂寞迷上了上网,是的!她经常在午夜上网,终于有一天,网上的一个不只是什么的幽灵闯了进来,把我赶进了网络里,变成这么一个模样,当一个孤魂野鬼。我也不想的!你不要杀死我,我还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不想还没有享受到任何的幸福就去死!” 明俊冷冷的说:“这不是我该管的事。”下雨了,有人敲门。“明俊!我们该去上班啦!”明俊收了那火,整整衣服,拿起公文包开门去,门口是他的好朋友芷行,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你收了那个网鬼没有?”他问。明俊含含糊糊的答了一声,水晶石还在他手里,他把它挂在衬衫左边胸口处那个小兜的扣子上,和朋友一起上班去了。单位的班车等在宿舍楼的路边,两个人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上去,身上还是湿了不少。“雨真大呀!”车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对他俩笑着说。“是呀!”芷行说,“我们都湿了。”接着坐到她身边的座位。明俊只是笑一笑,一声不响的坐在车尾的角落里。二 梦在水晶石里好奇的看。“这就是下雨吗?好美呀,一下子能有那么多的水!她们把布蒙在身上,是为了避雨吗?真的好看极了!”她不自觉的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好奇心的鬼呐。”明俊拖长了声音,轻轻道。“我没有见过!虽然网上有很多东西,可是我从来不知道真实的还是这样的好看!”梦小心的看车里,芷行正在跟身边的女孩聊着天,两个人都很高兴的样子。“那个女孩真漂亮呀。”她说。“她叫琴。”明俊说,“是芷行的女朋友。”“芷行也是天师吗?”“是的,我们觉得做这个很有意思,但是他的能力还没有我大。”明俊淡淡的说。梦盯着琴,感觉非常的羡慕她的一切,她在水晶石里变成了琴的样子,虽然从外面看,她还是好像一滴血,但是明俊看得出来,他皱了眉头问:“你这是干嘛?你变得再好看,我还是一样要消灭你的。” 梦突然感到很想调皮,她说:“你不用吓唬我,我知道其实你的心肠很好的,要不然你也不用带着我,让我看看这大千世界了。因为琴很漂亮,我才变成琴,哦,虽然你喜欢她,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谁说我喜欢她?”“你的心告诉我的,你要是不想让我知道,就不要把我挂在你的心上。”明俊哼了一声,抬手要摘她下来,车恰好在这时停住了,大家纷纷下车去,明俊也就没有动那水晶石。“你听好了,”他狠狠道,“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彻底消灭。” 梦点头。看明俊工作其实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坐在办公室,偶尔用电脑打一些文件,梦觉得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实事做,她于是很注意的观察他周围的人。芷行对明俊很好,几乎是隔半个小时就要过来嘘寒问暖一次,而琴虽然坐在对面,却看也不再看明俊一眼。 “明俊!”吃午饭的时候芷行趁周围没人对他说,“你还记得师傅交给我们的匕首吗?”明俊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三年前他们两个还都是无所事事的小职员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自称和他们有缘的捉鬼大师,大师交给他们两个许多本事,临走还留下一把银制的匕首。“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师傅说。“不是在你那里吗?” “是呀,可是最近……我手头有点紧,有一个古董商人看中了那匕首,我想,我能不能先……”明俊叹了口气:“那个东西怎么能卖呢?你缺多少钱?我借给你!下班后到我那里去拿。”芷行听了,一脸的感激,道谢着离去了。“你为什么借钱给他?”梦问。“我们是兄弟,他有困难当然要帮忙。”“可是你没看到,他在偷笑呢!”明俊不再理她。 下班了,明俊不坐班车,一个人顺着马路走回去。梦在水晶石里好奇的左看又看,前面有个女人穿了件好好看的红裙子呀,她真希望他走过去,让她看清楚些。明俊却停下了,他转身:“你为什么跟着我?”后边的黑衣服女人说:“听说你会抓鬼?”“那又如何?”“我想求你帮帮我,抓我那死去的丈夫。”黑衣服女人左右看了看,“你可不可以听我慢慢说?”小职员的生活实在太单调了,梦想,他一定会听的。果然明俊说:“好吧,你说来听听。”“其实很简单,我丈夫很有钱,他死后我继承了他的所有财产。我没有想到他的鬼魂会为此不满,可是事实是他死了以后我一直就没有安静过,他总是在夜里出来吓唬我。吓的我不敢睡觉。如果你帮我捉了他,我一定会给你一大笔钱的。”明俊点一点头,答应晚上到她家去。“喂……芷行吗?你急着要钱用吗?如果不急,我明天晚上再给你好了……嗯,对!我今晚有事,不回去了。”从公共电话亭出来,梦看到了那女人漂亮的法拉利车。“上来吧!”黑衣女人侧眸一笑,当真有万种的风情,“叫我安妮好了。”明俊答应一声,坐上去。三 明俊在开他家的门,安妮追过来拉住他袖子:“你不可以不管我!”她整个人亲亲热热的靠过来道:“以后我们就可以分享一切了。”明俊甩开她,厌恶的说:“你走开!”安妮顿了一顿,说:“那么,你会不会把你知道的……说出去呢?只要你保证不说,我一定会……”明俊冷冷的打断她说:“我不保证任何事。”接着把门在她的鼻子前狠狠的关上了。梦说:“你为什么这么气愤?她也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而明俊已经坐在电脑前开始上网了:“对这种把自己的丈夫推下楼的人,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帮她的。”梦觉到他很气愤,所以什么也没说。她看明俊聊天,他的oicq上有一个网友叫做琴。“这个是她吗?”她终于忍了不住来问。明俊说是的。琴说话了。“明俊!我终于知道,一直跟我聊天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躲起来,让芷行跟我见面?”“明俊!我不觉的芷行有什么不好,但是一直以来给我安慰,听我唠叨的是你!你为什么不敢承认呢?”明俊叹了一口气,关了自己的qq.梦说:“原来琴也是喜欢你的!那么你为什么不承认呢?”“很久了,她一见到我,就问我这几句话,我怎么答呢?我不能拒绝芷行的要求,他当初肯跪下来求我,他一定会给他幸福的。”明俊说。一会儿他下了网,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点点,去隔壁找芷行了。 “明俊!”芷行看了门,屋里的电视机声音很大。“看电视呢?”明俊想进去,芷行大概是没发觉,还是堵在门口:“看球儿呢!”哦,“我给你送钱来了。”芷行连声道谢:“给你开个欠条吧!”“明天你有空再开吧!”明俊说,“我回去了。”明俊走了,芷行关上门回头看,沙发上安妮依旧惬意的躺着。灯灭了。“他追来了!”安妮叫道,“他还是来了。”好像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叹气声幽幽的响,她紧紧的抓着脖子上的护身符,不敢动。“唉——”“我的命……我的命……我的命……”芷行倒吸一口冷气,开始念起咒来。灯亮了。“啊——”安妮看见一地的黑色的黏稠的液体流动着沿芷行的脚爬上去。他并没发觉,他还在念咒语,直到黑色完全流到他体内。“怎么了?”他问。安妮四处看看,好像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似的。可是芷行在邪恶的笑:“你想除掉我吗?”他问安妮。安妮想跑掉,但是芷行档在门口,他现在好像已经不是芷行了,他是她的那个想要报复的老公,他想要过来掐死她,手慢慢的伸过来。安妮浑身发冷,感觉整个世界都离自己而去了,喊不出声来。那只冰冷的手碰到她的喉头的时候,她垂下的右手也摸到了一个东西,不那么冰冷,这好像提醒了她不想死的事实,她把那个东西拿来捅过去。红色,是血。芷行愣了,停住:“怎么了?”又看看自己的手:“我的手怎么破了?你拿什么捅我?安妮?”安妮不敢相信的看了他好久说:“你疯了,被鬼上身了,我才不得已扎了你,一下。”芷行拍了拍自己的头,察看了一下那银色的匕首。匕首上浸了不少血,仔细看上面原来刻的有字。“写的什么?”安妮问。“那个鬼并没有离开我,但是血液是有魔力的东西,只要我在流血,那鬼就不能再做怪。这样下去不行,要想彻底消灭那鬼,只有一个办法。”四 梦睡了,在水晶石里是很安全的地方,她既不能出去了,也不再有其它的动静。头一次,她这么安安静静的睡着,也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梦。她梦见那个总对她板着苍白的脸的明俊死了,流了很多的血,染红了她的水晶石。她很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太可怕了…… “咚咚咚!”明俊过去开门,是芷行。“很晚了,”他说,转身走进屋里,芷行跟在他后面进来。“有什么事吗?”芷行不吱声,明俊感觉到他在自己身后急促的呼吸声,“你怎么……”他没有问出来,因为一把银色的匕首已经深深捅进了他的左心房。明俊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芷行,后者也往后退着。梦醒来了,迎接她的真的是一片红色,铺天盖地的红色,把一切都遮住了,她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朦胧中有人在念一个咒语,她轻飘飘的,出去了。明俊用了最后一点力气,揭开了水晶石里的符咒。梦所以出来,芷行已经走了,她看眼前这个她唯一痛恨的人,做他生命中最后的抽搐。“你……”她说。“你……”然而没用,他很快的走了,不再存在。梦却茫然,不知所以,这太可怕了,真的,她竟然想哭,留下了红色的泪。中部 我知道自己变成了一缕青烟,很滑稽。一个满身鲜血的鬼魂在那里为我留下了一滴红色的泪,我知道那很净,很纯,我的血狂喷而出,溅到她身上。我想起了师傅的眼光……一 宇杰是一个喜欢幻想的男生,已经高三还不喜欢上学,经常逃课到河边玩。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这么干,那时他遇到了梦。梦已经是一个天地间自由的精灵了。那柄匕首真是件神奇的东西,用它刺死的人的心口流出的血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芷行用它消灭了身上的鬼怪,而梦,则成了一个具有法力的自由的精灵。虽然在宇杰眼里她只是一个透明的,蝴蝶一样轻飘飘的东西。他们很谈的来。宇杰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从来不会问你你是什么,或者你从哪里来一类很不可思议的问题,他和梦在一起也许一直不说话,但是很融洽。他们是朋友,可以一起看夕阳的朋友。有时候梦就像一只淡红色的蝴蝶,停在宇杰的肩膀。 宇杰的家在漂亮的富人小区,这里也住着本城最大的富翁。每天早晨那富翁豪华的林肯车开过去,宇杰都要伸伸舌头。听说这里原来是那富翁当小职员的时候住的地方,有一天他的朋友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自己的家里,这对他打击很大,以至于辞去工作下了海。商场的摸爬滚打使他的腰包鼓起来以后,他又回到这里拆掉旧宿舍楼,建成了全市最好的住宅小区。宇杰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喜欢逃课,去玩,然后跑着回家。“宇杰!”梦蹦出来说,“很晚了,你必须回家!”宇杰一看天色果然,撒腿就跑。“你慢点,”梦说,“慢点。”宇杰来不及听,他已经被一辆拐过来的林肯车撞了。刺耳刹车声。“没事吧?”梦刚刚窜到他身边,那车上下来一个人也关切的问:“小伙子,怎样?”梦马上躲到了看不见的空中。宇杰坐在地上,莫名其妙的看那人:“哦?”“你没事儿吧?”宇杰还是浑然不知的样子,对方急了,向车里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道:“安妮!这孩子脑子不大清楚了,恐怕咱们得送他去医院。”安妮探出头来叫:“不行!咱们还有事呢!你随便找个人带他去医院就是了。”“只是去吃顿饭嘛。”芷行不满的嘀咕。宇杰站起来了:“我没事。”“这样吧,你叫你的家人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芷行掏了个皮夹塞给他,“这里有钱,还有我的名片,不够的话再找我。”看他走了,宇杰还是发愣:“他是谁?”梦告诉他,是本城首富李芷行。“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梦不回答,因为她不知道怎样回答。二 宇杰做了一个梦,醒过来他说:“我梦见我和一个长得很像李芷行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很像你的姑娘去郊游,我们去的是长城,玩的很快乐。可是后来,不知怎的他们的眼神都变了,看我好像看鬼一样,那个年轻人,就是长的像李芷行的那个拿着一把匕首要刺我,我跑呀跑,一不小心掉下了山崖。”梦飘在他的床头,听着。“你是一个精灵,一定知道很多很多我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好吗?我是不是以前见过这样的事情呢?”梦说是,并且回答他了,她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年轻人和一只关在水晶石里的鬼的故事。那个年轻人最后被他的朋友杀死了,那只鬼变成了守护他的来世的精灵。“这是真的吗?”宇杰问,当然他知道回答,所以他没有等,他直接去了。芷行的家里富丽堂皇,女佣人把他领到了会客厅。等待的时间,宇杰就四处看,他看到了陈列柜里的银匕首。这匕首已经没有任何魔力了,但是依旧鬼气森森。不过虽然陈年的发黑色的血丝没有完全的擦干净,却不会有人怀疑它是一件凶器,它的头早变得有圆又钝,好像地摊上一个粗制滥造的摆设一样。“你……啊,那是一件纪念品。”芷行走出来对他说。宇杰连忙把匕首放回原处:“我是来还你皮夹的。”对方满不在乎的笑笑说:“不用了,真的。来,坐下咱们聊聊吧。”他已经发福,头也秃了,一道道深刻的皱纹里无神的双眼拼命的眨着:“最近我好累呀,处理好一切真不容易。”他端着一杯咖啡喝着,像每一个成功人士一样。宇杰笑了:“你那么有钱,做什么不行呀!”芷行摇摇头。门口一阵喧闹声,一个英俊苍白的年轻人扶着烂醉如泥的安妮进来,看见芷行,他有一点尴尬。安妮却不然,在一脸的化妆品覆盖下她依然有几分姿色,她晃悠着自己带满宝石的手说:“这……这是我的新男朋友,带……带我们去卧室。”芷行挥挥手,仆人带他们走了,沉默了一会他说:“小伙子,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保证不对别人说?”宇杰刚刚把皮夹搁在茶几上,他跳起来,说:“我不保证任何事。”接着他告辞。芷行愣了一愣,拿不准他是不是开玩笑。三 从芷行家出来,梦重新飘上了宇杰的肩头:“怎么样?”她问。“什么怎么样?”她说,他的仇人。“他的麻烦可大了,天大的麻烦呀。”哦?是吗?梦不相信,但是宇杰朝相反的方向走。“你要去哪里?”宇杰说:“逃课!去河边。”“逃课?那么报仇呢?”“报仇,什么报仇?”他抬头看看她,似笑非笑的说:“那个呀……以后再说吧!”暖暖的太阳光,照的每个人都懒懒的,他们两个也是,沿着公路走下去。 “宇杰!”梦说,“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以后的什么?宇杰问她。“是爱情。”梦又说,“我在这个世界上这么久了,唯一可以见怪不怪的就是爱情,你是一个人,你必须决定这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跟谁在一起,这是很浪漫也很实际的问题。”宇杰回答了:“哦。”他说,“我还不想考虑。” 可是对面走过来一个姑娘。梦呆住了,那是琴,却不可能是琴。许多年以前梦见过琴,那时候她还是明俊爱着的年轻姑娘,听说明俊死了的时候她哭的很伤心。后来没有找到宇杰的梦跟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听她夜里的哭泣声。梦很同情她,明白了很多的事情。当年芷行跟安妮踏进她那辆漂亮的法拉力,琴哭的很伤心,却没有说什么。八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女婴,把孩子放到一间医院的门口,她跳进了公园的湖里。梦见证了这一切,包括琴苍白直挺的尸体浮在水面激起的涟漪。现在这个女孩还很年轻,不可能是琴了。宇杰跟她打招呼,问她的名字。“我叫琴儿。”女孩羞涩的说,“你呢?”就这样认识了。 第二天,第二天的第二天,梦都跟着宇杰去会琴儿,琴儿很喜欢宇杰,这个谁都看得出来,她工作的幼儿园的同事们都喜欢冲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乐。梦听到他们说:“瞧那一对小情人。”琴儿常常凝视着宇杰的眼睛说:“我觉得我们一定早就认识。”“是啊,”宇杰只是回答,“紧紧抓住她的手。”他们接吻了。梦在一边好好的看着,那是什么滋味呢?她好奇的想,她从来都没有做过人,本来没什么遗憾的,现在却后悔起来,也许当初沾了明俊的血可以去投胎,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孩子,现在一定跟琴儿一般大了。梦飘开了。 回家的时候宇杰和琴儿手拉手,走进富人小区,芷行正从林肯车上下来。“你好啊!你女朋友吗?”他招呼了一下。宇杰骄傲的点头。芷行仔细的看了琴儿好一阵子:“真漂亮。”他说,回过头去。琴儿看着他,觉得他也好熟悉。宇杰说:“琴儿,我家就住在这里,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琴儿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四 “琴儿是一个孤儿,你能帮她找到父母吗?”宇杰对他的精灵梦说,梦不回答他。“你怎么啦?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怎么会?梦想,没有。可她的的确确是不开心。“她长的很像你。”宇杰说,“真的很凑巧。我希望你能帮帮她,她非常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梦说她很乐意,不过她要考虑。 宇杰过生日了,琴儿和朋友们为他开了一个paty,那一天大家都兴奋非常。最后夜晚来到,人们都走了。宇杰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喝酒了,喝的醉醺醺。梦从窗外飞进来,回到他的肩头。“你呀,就知道玩,刚才有没有想到我?”她趴在他耳边,顽皮的叫,她没有得到回答,他睡着了。所以梦说:“宇杰,你会不会喜欢我?”“我和琴儿究竟哪一个更重要些?”宇杰模模糊糊的说:“你……”梦便很高兴,问:“真的?”但是宇杰并不睁眼,只动了动:“把你的手给我……握。”梦试着碰了碰他,她精灵的身体其实不能给人类一点感觉。她又哭了。下部 一定是一场噩梦,当我就要打开通往幸福的大门的时候,不知是哪里的泪水冲了过来,我闻到血腥气,眼前一片殷红。“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一个声音高叫着:“让所有的都结束吧!” 于是一切毁灭,一切开始……一 恋爱中的人都是相依偎的,琴儿在宇杰的怀里问:“你究竟有多爱我?”“在这一刻,我用我的全部来爱你。”宇杰说。可是琴儿不放心:“以后呢?将来呢?你能给我幸福吗?”我不能保证…… “我们吵架了,她很担心我们的以后。”宇杰说,“我得努力了,争取明年考上大学。”梦点点头:“你得考上好大学,学好专业,最好还考上研究生,找个好工作,工作几年以后有了钱,你们就可以过好日子了。”“最短也要六年。”“对,”梦说,“琴儿一定会等你的,你们都还年轻。”宇杰点头,梦的心头一次冷冷的,她从没看到过他的眼神像现在一样,空洞洞。 琴儿到富人小区的幼儿园来工作了,宇杰天天去找她。“你还要复读呢,别今年还落榜。”琴儿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说,然后忙着带孩子。然而他们两个很融洽。一天宇杰在幼儿园门口碰到了芷行,对方刚刚出来。“你,好呀!”芷行有点尴尬,还是很快的说:“最近忙吗?有空到我家来一下好吗?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宇杰答应。“我刚才看到芷行了。”宇杰说,“他是不是常来呀?”琴儿说:“他是这里的老板,当然来的勤喽!”宇杰一把从后面抱住她,被推开了,他浑身不自在,琴儿眼里有一种从前没有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女孩子是需要哄的,你得给她买点小礼物。”梦说。宇杰仔细的想了想:“我做不到,这么做作的事情。”二 安妮去幼儿园看了看,琴儿对老板娘特别殷勤,端了咖啡给她喝。“你就是芷行介绍来的那个女孩子吧?”安妮风情万众,依旧不变。琴儿只是点头。“小孩子真可爱,可惜我没有小孩。”安妮又感叹。后来她走了。琴儿说起这件事:“老板娘多好呀,人一点也不显老。”宇杰说:“谁说的?她比你老多了,已经人老珠黄了。”琴儿又生气了:“不许你这么说老板娘!”过了一会儿她说:“人总是会老的,再过五六年,我可不是也一样?” 梦听说芷行对琴儿很好,说:“这是应该的!”宇杰问她为什么。不好说,也许这件事情还是成为秘密比较好。宇杰也就不再问,倒是琴儿很想知道。“我的父母究竟是谁呢?也许是很有钱的人家吧,我是被保姆偷出来的,因为报复,所以把我给扔了。”她开玩笑的时候就会说。“那你怎么知道?”宇杰反驳道。 后来的一天琴儿高兴的说:“昨天我回到孤儿院去,院长告诉我当初我妈妈给我留了一封信,不过开头注明只能等我20岁生日那天才能给我看。里面一定写了些什么。”宇杰答应一声说:“那么你下个月就能知道了。”“对呀,所以我很高兴呀!”琴儿说,“你没有生日礼物送给我吗?”“我手头没有什么钱了。”宇杰老实的说。 宇杰没有料到是芷行把那有魔力的匕首送给了他。“前几天我遇到一位高人,他把匕首重新修理了一下,恢复了魔力,你看,有多么锋利!”芷行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向前探着身子,好像准备随时跑掉一样,不过对面坐了宇杰,他时不时的偷看一下对方的表情,才接着往下说:“不过这匕首究竟好像是凶器,我老了,不适合摆设这玩艺了,嗯,不如,送给你吧,这是古董,很值钱的。”“可是……”宇杰还想说什么,不过芷行没让他说下去。“拿去拿去拿去!”他忽然近乎歇斯底里。宇杰也就拿了那匕首走了。 “你送人了?”安妮从卧室的角落冒出来一样说:“为什么不留下它呢?莫非你不想要一个孩子了?”芷行挠了挠头,头上已经有很多白发了。“你不知道,那匕首没有血是没有魔力的,你也是的,不问问我就私自去修复那匕首。”安妮不以为然:“我也是为了我们好呀,我们已经快老了,应该有一个孩子了。”“我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该有下一代的。”安妮鄙视的哼了一声:“你不是男人!大不了我去领养一个孩子。”芷行只觉得全身再没有了力气:“你随便吧,爱怎么办怎么办。”他说。我已经老了,他想,还什么都没有呢。三 琴儿哭了:“你没有钱,我也没有。这样的苦日子有什么意思?”宇杰说:“我们可以苦中做乐嘛,嗯,你上网聊天吗?”琴儿摇摇头,宇杰就搂她到电脑旁边,教她。“很有意思的,可以打发时间呀,我们小区上网很便宜的。”接着宇杰就去看书了,琴儿一个人孤独的流浪,在网上。有一个人叫“老了”。“你真的很老吗?”琴儿问他。“是的,我承认我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我一直承受着良心的责备。这些年来我过的一点也不快乐,心爱的女人离我而去。身边连一个亲人也没有。” “你呢?你应该很年轻,很快乐吧?”琴儿看看房间另一边的宇杰,咬了一下嘴唇:“不,我不快乐。”她打道:“我很年轻,但是我没有钱,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么会快乐?”“老了”说:“那不一样,等你有了钱,你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突然变成了吸血鬼。” 安妮等在孤儿院的院长室里,一角发黄的纸引起了她的注意。屋里没人,院长有急事出去了,她还是朝身后瞟一眼,然后拽过来急急的看。啊,竟然是这样。她发现了新大陆,把那信件揣到手提包里。“安妮女士,那个……”安妮站起来就往外走:“不不不,不了,啊,我是说改天吧,我有急事先走了。”四 “你怎么这么喜欢聊天了?”宇杰对琴儿说,琴儿低着头不看他,说:“反正是无聊呗。”“你知道就好,你还是干点别的吧,网上骗子很多,你什么也不要当真。”琴儿想了一想说:“我知道,我想起来了,幼儿园里还有点事儿,我先走了。”从宇杰家出去,她却走了相反的方向。 “梦!”宇杰对着空气叫:“你在哪里?”梦从虚空中浮下来,无精打采:“我不快乐,宇杰。”“说说为什么。”梦停在他的肩头,说:“我想去做一个普通的人,昨天晚上我到处寻找一个能让我依附的婴儿的身体,可是没有,我没有那种能力,我怎么才能做一个人呢?”宇杰说:“不如我给你一点血,你说过鲜血是有法力的。”梦呼的一下飞起来说:“不要开玩笑!我不要!”“呵,我说着玩的,你当真?”宇杰说,梦发现他也不快乐。原因?梦没有问。 琴儿很久没有来找宇杰了,宇杰忍不住去找她,她总也不露面。听说她很少上班,总也不回家,宇杰急了,又一次从幼儿园出来,他碰到安妮,那女人在笑:“找你女朋友吗?嗯,她肯定移情别恋了,不如这样吧,你到我家坐坐。”宇杰说:“我们不熟。”“唉,来吧,我帮你出出主意。”安妮抛着媚眼,心不在焉的宇杰鬼使神差的跟着她去了。芷行的家还是那么富丽堂皇,门口的鞋柜上,一双漂亮的红皮鞋格外耀眼。“呦,这不是我的鞋。”安妮说,“他带女人回来了?”宇杰认得那鞋,他冲进去。卧室的门半开着,他呆呆的盯着里面的男欢女爱,半晌,躺在芷行身下的琴儿才看到他,她闭上了眼,希望自己看错。 安妮冷冷笑着:“我做大,你做小。其余的事情都好说,钱你可是一分也别想拿!芷行呀,你不想想我,还得想想你的女儿呢!”芷行惊讶的说:“我女儿?”他接过安妮手中的信件,惊讶不已:“我女儿……琴,她生的?什么,她叫……琴儿?”琴儿也看了,那信,接着……“啊!”她披头散发的跑了出去。“去追她呀!”梦对宇杰说,“琴儿是芷行的女儿呀!”“你不早说!”宇杰终于吼到:“都是些禽兽不如的东西!” 宇杰和战战兢兢的芷行出来的时候,琴儿正从对面二十层高的大楼上飘下来,整个过程很短,很轻柔,直到“砰”的沉闷的一声,她在他们面前整个鲜红的绽开。梦吓呆了。尾声 “今天我去看了看李芷行,他完全疯了,在疯人院里不停的吼叫,我叫了他的名字一声,他竟然又像见到了鬼,浑身哆嗦,差一点吓死。”“安妮没给他留下什么钱,她带着几乎所有财产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她真的会收养一个孤儿吧,很难说。”“琴儿死了也有三个月了,我一直没看书。我想这叫什么世界呢?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梦看着宇杰:“不要!”她喊。 可是宇杰听不到,他只是对着空中继续说:“最可怕的,是我再也看不到你了。以前我以为你走了,后来我明白,你是不会走的,你一定一直在空中陪着我,可是我呢,我怎么了?我大概是已经失去了能看到你的能力。我真笨,以前我不开心的时候,一定能看见你,开心的时候,往往就把你忘记了,现在我想你了,没用了。我这算是活该吧,你说呢?” “其实我很想做一个精灵,或者,像你说的,你能做一个人,和你在一起的无忧无虑的日子才是我所希望的,你要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多好。我们就可以一辈子不分开。” 他拿起芷行送给他的锋利的匕首,细细的把玩,忽然笑了:“以前,什么也不在乎,不知道什么是痛苦,现在我明白了你,才知道最大的痛苦是明知道心爱的人在眼前,却看不见也摸不着,我的老天,这匕首若是真的有魔力,帮帮我吧。” 他想了想,,朝自己的手腕割下去。很深,血喷了出来,腥腥的,透过鲜血他看到了梦,她不再是精灵的模样,而是和一个普通的女孩一般大了。可宇杰还是认得出那是梦,不是琴或琴儿,因为那眼神还是那么默默的和暖暖的,带着很久以来他终于想明白了的自己最需要,最难以割舍的东西。一霎那他忘了疼,完全沉浸在美好的感觉里了。他张开双臂。 梦哭了,是幽幽的悲伤的哭,像每个人类的女孩子一样。“老天,让我做一个人吧!”她不顾一切的朝自己心爱的人扑过去。 在好像是漫天的血色中,他们拥抱。 “我们不分开了,好吗?”THEEND 我忘记了一切,我放弃了一切,只是因为我什么也不像失去,什么都想要挽留。那么让我的鲜血喷涌吧,我所要求的,只是一个开始……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魔血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39.html

TAG: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魔血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39.html
上一篇:早餐(短)

相关短篇鬼故事专题更多鬼故事专题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乡村鬼故事网络鬼故事午夜鬼故事离奇鬼故事搞笑鬼故事现代鬼故事五常凤凰山事件女鬼鬼故事宿舍鬼故事都市鬼故事鬼故事电影爱情鬼故事教室鬼故事公司鬼故事厕所鬼故事背靠背鬼故事头七鬼故事999个短篇鬼故事新手鬼故事短小鬼故事聊斋鬼故事冥婚鬼故事鬼节鬼故事游戏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水鬼鬼故事周末鬼故事古代鬼故事灵异档案灵异视频灵异图片灵异知识灵异故事北京灵异事件北京十大灵异事件世界灵异事件世界十大灵异事件中国灵异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真实灵异事件上海灵异事件上海十大灵异事件封门村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大学灵异事件娱乐圈灵异事件娱乐圈十大灵异事件聊斋志异白话文聊斋故事七月十五鬼故事盂兰盆节鬼故事中元节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公交车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 超吓人鬼故事重口味鬼故事鬼打墙鬼故事鬼压床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出租车鬼故事短小鬼故事外国鬼故事吸血鬼故事街上鬼故事感人鬼故事惊悚鬼故事儿童鬼故事人肉叉烧包黑色星期五鬼故事嫁衣的故事鬼丈夫全集中国古代四大吝啬鬼十大鬼镇艳鬼故事女鬼大人冤鬼村活尸人鬼怪故事经典鬼故事幽灵鬼故事楼道鬼故事精短鬼故事盗墓鬼故事旅馆鬼故事贞子鬼故事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鬼屋鬼故事桃花鬼故事林家宅37号灵异事件真人真事鬼故事猛鬼故事林正英死时候灵异事件惊悚鬼故事悬疑鬼故事盗墓故事江南鬼故事半夜鬼故事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50字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50个真实鬼故事天涯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恐怖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晚上鬼故事村里鬼故事符纸鬼故事床前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梧桐树鬼故事恐怖故事推理鬼故事短篇大全鬼故事超短篇短篇推理恐怖故事真实的鬼故事鬼故事推理老屋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姐妹鬼惊悚瘆人短小鬼故事搜一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悬疑鬼故事大全推理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吓人鬼故事大全短篇搞笑的短篇鬼故事超吓人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大全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最恐怖的校园怪谈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载鬼故事短篇悬疑8个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推理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恐怖推理短篇小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故事鬼故事游戏恐怖故事网站宜昌鬼事明朝鬼故事都市鬼奇谈湘西盗墓王灵异事件薄鬼尸婆婆鬼姐姐鬼故事恐怖小故事冥婚小说讲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鬼姐姐鬼故事民间关于蛇的传说每夜一个鬼故事灵异小故事诡异故事深圳大学灵异事件午夜凶宅香港大学灵异事件陈为民鬼故事中泰灵异大师斗法事件儿童鬼故事在线鬼故事内涵恐怖故事配阴婚事件死亡手机河南封门村灵异事件爸爸去哪儿灵异事件十五大灵异事件王爷太闷骚乡村老尸全集清雪鬼故事通灵少年exo妈妈mv灵异事件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荔湾广场闹鬼深宅惊魂宝山笔仙女子被鬼故事吓坏殡仪馆诡异事件簿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讲恐怖故事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黑色星期五鬼故事1976太湖冤魂事件奇谈异事辑录艳鬼故事阴阳眼鬼故事经典灵异故事世界上有没有鬼乡村艳情鬼吓人鬼故事恐怖照相馆照相馆鬼故事酒鬼蔷薇圣斗事件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鬼爱鬼故事封门村1963灵异事件鬼节撞鬼短篇爱情故事大全100个高智商鬼故事上海电梯闹鬼事件王刚讲鬼故事好看的灵异小说塞西尔酒店灵异事件碟仙是真的吗飞机灵异事件北京地铁女鬼村长的鬼故事笔仙游戏十宗罪5全文阅读凶宅美人头殡葬传说阴婚之鬼压床盗墓笔记小说茅山道士传奇断龙台风水小说排行榜前十名最后一个道士黄河鬼棺永痕纪元黑驴蹄子老人鬼故事恐怖推理小短文菩萨小说搜索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吓人的鬼故事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搜索一下鬼故事超级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超短篇超恐怖的悬疑鬼故事短篇悬疑鬼故事集锦鬼故事搜索三行情书大全分手了想挽回的句子挽回爱情最感人的话爱情经典语录短句爱情语录爱情宣言短语恋爱语录表白经典语录挽回的句子心语情感最感人的情书鬼故事网站鬼姐姐鬼故事大全鬼大爷鬼故事鬼故事网悬疑故事会大全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一下鬼故事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鬼故事鬼故事恐怖悬疑恐怖推理故事推理鬼故事简短最新悬疑推理鬼故事悬疑短篇鬼故事大全悬疑鬼故事大全狐妖故事鬼阿姨鬼姐姐鬼故事鬼大爷鬼故事大全100个农村灵异鬼故事恐怖推理短篇小说在线恐怖短篇小说恐怖短篇小说大全恐怖短篇小说好看的恐怖短篇小说惊悚故事集锦鬼故事吓人的鬼故事老一辈人讲得邪乎的事100个细思极恐小故事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恐怖故事大全集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儿童恐怖故事大全儿童恐怖故事大全精选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民间恐怖悬疑故事精选免费阅读真人真事鬼故事恐怖灵异事件真实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