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妹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之暗影婆婆 (上)「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鬼姐妹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暗影婆婆 (上)

鬼姐妹鬼故事2018-09-11短篇鬼故事编辑:鬼姐妹热度:
关灯
护眼
字体:

暗影婆婆 (上)

鬼姐妹鬼故事大全,原创短篇鬼故事之暗影婆婆 (上)「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鬼姐妹鬼故事每天更新最新短篇鬼故事,所有精彩短篇鬼故事都可免费在线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生活就像一个洋葱头,剥去一层还有一层,剥到最后,眼泪就出来了。一、迷路,隔阂,神秘的少年“真是超好运吔!”我兴奋的往嘴里塞着薯片,含糊着说道,“正觉得最近的生活了无生趣,叔叔就邀请我们去他的别墅小住,幸福,幸福!”摩西似乎无所谓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在山区里建别墅不是很奇怪的举动吗?”我怔了一下,随即大笑道,“这有什么,你就是爱*心,像个欧吉桑。”摩西不再反驳我,转过脸去,看着窗外发呆。我也看向窗外,正在下着淅沥的小雨,春天的雨就是这样不紧不慢的,煞是撩人。我也明白叔叔这一举措实在怪异,投资兴建的别墅竟然远离城市,在偏僻的山谷中,可听他说那些在城市里久居的人会偶尔想换换口味,过一下隐居的生活。所以还很年轻的叔叔才会跑到山区来创建自己的生意。虽说现在离别墅正式开放还有一星期,可是我想早点到那里,或许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还顺手拉来了摩西。一个人的旅途岂不无聊。“喂!前面有没有人要下车啊?”一声粗暴的吼声把我吓到,顺着声音的来源,原来是司机在喊。我提高了一点声音叫道,“请问,乾儇山庄到了吗?”“什么钱宣山庄?我没听过!”司机有些暴燥的叫道。“啊?就是在悠漓谷新开发的……”我被吓得声音小了不少。司机不耐地打断我,“悠漓谷是吧,就在这里下车,翻过一座山就到了。”说着车猛然停了下来,把我和摩西丢了下去。我看着急驰而去的汽车,喃喃道,“我话还没说完呢,该走哪条路啊……”我打量了下四周,连绵起伏的都是山脉,山路一条条纵横交错着。而且这条路上冷冷清清的,看来不会有什么人经过正好让我问路吧。我有些气馁的看向摩西,他松了松背包的带子,眼神坚定着,大步朝山上走去。我惊讶的跟在后面,看着他熟练的绕着山路,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不愧是摩西啊,来之前就连地图也先研究好了。可是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就算我再是路痴,一个地点走过三回也就记得了。如果我没记错,这棵大槐树,我从它身边走过七回了。可是摩西那踌躇满志的样子又不好让我怀疑什么,我硬是忍着跟随在他后面。就在我第十一次经过那棵槐树时,我走不动了,停下了脚步。我一支手撑在树杆上,抬起另一支手看手表,天啊,已经过去二个小时了。我终于忍不住问道,“摩西,你认识路吗?”摩西停下来,面无表情地转身看我,“不认识。”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我咧着嘴干笑道,“那,你怎么走得如此顺畅?”“直觉。”摩西慢慢吐出这二个字。我在一旁一副受打击的样子,恨恨的叫道,“行,算你狠!”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摩西相处那么久,可以包容他的神经质,可以无视他的冷漠,当然还有可以忍受他那该死的直觉!我开始佩服我自己了。就在这时候,刚才还是连绵小雨,一下就急促起来,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样子。我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懊恼自己怎么出门不带把伞出来。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必须找到住家才行,可这山上怎么会有住家呢?初春的气候还是满寒冷的,衣服湿透大概会得重感冒的,搞不好什么急性肺炎的也会跑出来,就像某个早逝的明星一样。我越想就越生气,望了一眼摩西,他还是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悠闲模样,看了就让我不爽。也不想想刚才是谁害的我走了二个小时的冤枉路。我一赌气,甩手冲到摩西前面,大步跑起来。感觉摩西跟在了我的后面,我没理他,自顾着向前跑。没想到,雨水把山路冲刷得又烂又滑,我一没留心,脚底一滑,重重地摔在了泥地上。“痛……”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反应,我无力的趴在地上,不想起来。我真没想到好好的假期刚开始就变成这么糟糕的局面。这全都是摩西的错。我用力抓住地上的草,揉烂了它。“游迦,没事吧?”摩西从身后跑过来,把我扶起。我伸手推开了他,冲他大叫道,“别碰我……离我远点,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和你在一起,麻烦就会发生,真是讨厌死了……”说完这些话,我自己先怔了一下,感觉到摩西向后退了一步,我不敢抬头,我怕看见他受伤的眼神。我想我一定会承受不了。我抹去脸上的泥土,身上已沾满了污泥,我没去管它们。转身沉默着继续向前走。我一直小心的留意着身后的摩西,他离我大概五六米远,安静的跟在我的后面。我开始后悔自己说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可是我不愿意承认,还一边任性的说服着自己:本来嘛,都是他不好,没关系的,他不会介意的……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里绕了多久了,我困乏的抬起头,天已经暗了下来,泛着淡淡的暮色。而雨也一直没有要停的意思,身上都湿透了。冰冷的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真不好受,还有鞋子里都进水了,走起路来很不舒服,总有种踩空的感觉。我没想到自己的体力会如此不支,三个多小时的山路竟会让我全身无力。我想我真的不行了……“你们迷路了吗?”一个陌生的声音轻轻的在前方响起。我大喜过望的看过去,只见一个打着伞的身影在树丛中出现。他慢慢走到我的面前,冲我礼貌的笑道,“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地方吗?”我看着面前的少年,大概比我小一二岁——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身体比他的同龄人要单薄的多,纤长的颈,细长的手脚,穿着干净的棉布衣服。苍白的手指轻轻握住伞柄。旧旧的伞面遮住了他的脸,只看见尖尖的下巴和上扬着的唇。“啊,那个……”意识到自己失礼的注视,我赶快收回目光,“我们是迷路了,又下着大雨,请问这里附近有没有人家?”伞下的人安静着不说话,似乎他的目光能穿越伞面在打量我一样。好半天,他幽幽的说了一句,“顺着左边的小路,再走三十分钟就能看到一个村子了。”“啊,太谢谢你了,你是村子里的人吗?”我开心的说着。“嗯,是的。”少年轻微点下头,伸直手臂,把伞递给我,“这把伞就借给你吧。”“这怎么好意思……”我接过伞,倏地看见少年隐没在伞后,稍纵即逝的笑容。我怔了一下,这个笑容……少年转身离去了,雨落在他的身上,无声的落下。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雨帘中。我看了看手中的伞,想都没想,扔给了身后的摩西,一句话不说就往左边走。忽然,我的身上不再有雨滴落下,而眼前的雨还是没有停止。我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身后的摩西虽然离我还不到半米的距离,但是他的冰冷的刻意,还是在我们之间划出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个笨蛋,一定是把雨伞几乎都遮在我的身上。我咬着唇,手握成了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手心,努力不转头去看他。二、颂敛,生病,麒麟的诅咒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终于可以隐约看见破旧的围墙和紧闭的大门。几乎是没怎么想,就飞奔过去,用力推开了大门。我惊喜地看见几十座房屋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村落里,安静地接受春雨的洗礼。我随意的走到最近的房子前面,敲了敲有些腐朽的房门,门竟然没有关,轻轻一碰就开启了。我颇有些惊讶的走进去——空荡荡的房屋里没有一个人。我离开这座房子,转身又去邻家。就这样我一连推开了三四家的房门,都没有人在。我望着随后而来的摩西,怔怔地发呆。这里并不是没有人,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居住的迹象。太冷清了,每一间都是如此,灰尘积得厚厚的,从未打扫过。家具也少得可怜,一些基本的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我清楚的明白,即使可以在这些房里躲雨,可身上湿透了的衣服必须换下来烘干。在这冰冷的房间里根本就解决不了燃眉之急。想到这,我所有的欣喜在一瞬间崩溃,竟连支撑身体的最后一点力量也一下被抽走了。我的膝盖一软,险些摔倒。怎么办?这一下死定了。可是是那个少年指引我们到这里的啊。我再看摩西,他不见了。我惊异的向四周看去,看到他在离我十米远处的雨中,搀扶着一个人。我急忙跑过去,帮忙扶起倒在地上的人。这是个奇怪的女人,穿着古代女人穿的那种层层叠叠的衣裙,甚是繁杂。虽沾满了污泥,但可以看出衣料是很高贵的那种。她的头发零乱的落在额前,脑后的发髻也散开了,落在肩上。她的样子比我还落迫。“你没事吧?”我客气地问道,“那个,你是村里的人吗?为什么这里的房子都没人呢?”女人抬起脸来,我惊异她那张没有血色的苍白的脸,还隐隐泛着青色。雨水落满了她的脸,更显病态。她用无神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摩西,忽然,她的瞳孔一下放大,用扭曲的音调高声叫道,“啊,你们,不要去村后的小旅馆啊,哈哈,这里的人都被诅咒了,会死得很惨!”接着,她对我们笑了,先是隐隐的笑,后来开始放声大笑起来。她边狂笑着边从我们的身边跑开,没跑几步就一下摔倒了,还没等我们去扶她,她又快速的爬起,继续边跑边笑,再摔倒,爬起……就这样,伴着笑声,她跌撞的身影离开了我们的视线。“那个女人缺钙吗?”我抓抓头,疑惑的说道。“她说村后有个旅馆,去吗?”摩西冷漠的说道。我怔了一下,好像还不能突然适应和摩西说话,沉默了一会,我开口道,“当然,再不把衣服烘干,我真要死得很惨了了,谁还理那个脱线女人的话啊!”说完,我自顾着向村后走去。摩西打着伞跟在了我的后面。真的,身边经过的房屋都寂静得只能听见雨滴滴落的声音,半掩着的门里透出来的没有一丝人类的气息,只有发霉的味道,让我更加不爽起来。可是现在的我顾不了那么多,径直向前走去。没走多久,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大片湖泊,深深的绿色,像死水般,即使在雨水的洗礼下,湖面上荡起圈圈涟漪,但是那种从水的底部透上来的凝固感,没有一丝生气。而湖上,一块宽厚的木板立在岸边,那大概是桥吧。我走上了桥,桥的另一边联结的不是岸,而是一座二层的楼,就像是水上房屋一样,十分罕见。我加快了脚步,几步就跳到了屋檐下。大力的敲着唯一的门。我显得很不耐了,可是门那边还是没什么动静。就在我极度狂燥的想要踹门时,一个声音夹杂着雨声飘了过来,适时地阻止了我的暴举。“喂,喂,我们就那一道门呢。”一个稍显尖细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我抬头看去,二楼的走廊上,有个人正扶着栏杆,探下身子看着我。是张浓眉大眼的脸,就连肤色也是健康的古铜色,实在让我怀疑刚才那种声音是不是由他发出来的。这时,像是证明般,楼上那个人又开口了,“你们是什么人?”果然就是刚才的“天籁”,唉,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大声说道,“先让我们进来好吗?我们都湿透了。”楼上的人看着我们想了一下,说道,“算了,你们进来吧。”这时候,门那边就有脚步声传来,门也吱呀一声开了。门后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可我也无心注意了,推开门就闯了进去,一边大声嚷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楼上那个男人此刻也下楼来到了正厅,他双手交叠放在胸前,眯起眼睛,“你们还真落迫。”我看了一下身上的污浊,无奈的笑道,“可以先洗个澡吗?我快发霉了。”那个男人示意了一下刚才为我开门的女人,“瞳,带他去洗澡。”我跟着那个叫瞳的女人去浴室,看着她那美丽的背影,心想这种鬼地方竟也有美女呢。进了浴室,我疲惫了一天的身体在热水的洗刷下得到了最好的舒解,一下放松了下来。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从浴室中出来,神清气爽地对摩西说,“喂,换你了。”摩西把手中的雨伞放置在门边的伞架中,放下背包,进了浴室。看样子是这里主人的那个男人见我恢复了精神,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叫颂敛,是这间旅馆的主人,你们是谁?不是村里的人啊。”我点点头,“我叫游迦,进去洗澡的那个叫安摩西,我们去悠漓谷,可没想到在山上迷路了,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村子避雨。”“悠漓谷吗?是在相反的一座山中。你们走错了方向。”颂敛有些嘲笑的意味。我实在不太习惯那种细细又略带高亢的声音从长相这么粗犷的人口中冒出来,我皱皱眉,“是啊,我们还真是不幸。不过你们既然这里是旅馆,我们也可以住下来的对吧?”颂敛扬起了眉角,笑着说,“当然,你们可以住下来,只是,不会后悔吗?”“后悔?”我有些奇怪的问道,“我不清楚你的意思。”“你来的路上也看到了吧,所有的房屋都无人居住,只有我们这座建造在水面上的小旅馆目前还有几个残留下的人像蝼蚁般苟延残喘地活着,可是,总有一天,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地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你们不害怕吗?”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嘿嘿,还好啦,我们只要住一个晚上就会离开了。”颂敛收起古怪的笑容,认真的瞪大双眼,“随你们的便,真是无趣的人……我可是好心提醒你们,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说完,甩手扬长而去。我看着他上了二楼,自言自语道,“怎么这里竟是些乱七八糟的人?”这时候,摩西从浴室中出来了,刚走到正厅,我就听到“哈口秋”一声。摩西揉着鼻子坐到了沙发上,刚坐下,又是“哈口秋”一声。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用面巾纸捂住鼻子,这个笨蛋,一定是在雨中呆太久,感冒了。我从背包里拿出感冒药扔到了他面前,“笨蛋,快点吃药,想传染给我啊?”摩西无声地接过药,低头沉默了一会,“游迦,我不太舒服,这里……”“咦,真是稀奇,这里竟然还有陌生人呢?”一声洪亮的叫声打断了摩西的话。我看向门口,一个高高的,略显健壮的男人走了进来,对我笑笑,“啊,真得没有见过呢!很久没有人来拜访我们的村子了。”我打量着面前的男人,比我还高,但是头发满稀少的,额上的皱纹深深地交错着,颊上的肉也有些松弛了。这一切都显示着这个男人是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不过他的声音还很嘹亮,一点也不含糊。“我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欢迎你们来我们的村子。”男人笑呵呵地说道,真是个爽朗的人。我也欠欠身子,礼貌的说,“不好意思,我们是在山上迷路了,所以暂时要打扰了。”“哪里的话……我很高兴看到新鲜的面孔呢。”村长拍拍我的肩,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摩西。摩西抬起头,安静地看了他一眼,算是打招呼了。“如果不介意地话,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村子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我来的时候,看见所有的房子都无人居住呢?”我小心的挑起话头。村长怔了一下,像是很惊讶般。随即他抓抓头,抱歉的笑道,“这是村子里的事,实在不方便告诉外人呢,况且真得不想让你们碰到麻烦啊……”“哟,是村长回来了呀。”颂敛那让人听了很不舒服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他们都问了,何不就告诉他们呢?或许他们还没有听完就吓得跑掉了吧。”说完,他还故意夸张地用手遮着嘴,放肆地大笑道。我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说真的,怎么都觉得颂敛是个戴着面具生活的人。村长为难地看了看颂敛,“这样啊,说得也是,没必要把没关系的外人牵扯进来啊……是这样的,我们这个村子在五十年前受到了诅咒。”“诅咒?”我低声叫道,猛然想起在村口那个疯颠女人的话。“是啊,不知为什么,有一年,我们村里突然有个人失踪了,开始也没当回事,以为是他离开村子去别的地方了。可是后来村里每年都会失踪一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没有和家人打招呼,也没有任何要离开的预兆,却都在一夜之后就不见了……“村长有些悲哀的摇摇头。“太夸张了吧”,我不可思议得叫道,“既然每年都有人失踪,那只要离开村子不就行了?”“是啊,有很多村民为了要逃避这种无法预计的灾难,都纷纷离开了村子,可是……”“可是什么?”我急切得问道。“可是,那些离开的村民们又陆续回来了,他们的尸体被挂在村门上,无一幸免。”颂敛接过村长的话说道,听他的口气好像一点也无所谓的样子。我惊呆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怎么会?是什么人干的?这么残忍。”“警察起初也经常来调查,可都没有收获,后来他们连来都不来了。先不说失踪的人到哪里去了,就是那些离开村子的人也去了各个地方,可每年都会有一个人回来。算起来,当初离开村子的十四个人,至去年都回来了,可惜……”村长又说不下去了。“那么说已经有十四个人死了?”我捂住嘴,突然觉得有些恶心。“不一定呢,我们只是看到十四个人的尸体,而那些失踪的人或许也已不在人世了吧。”颂敛坐到了摩西身边,“所以说呢,还是安分得在这个村子里,有一年过一年吧,就算失踪也总比落个血肉模糊的下场好吧。”“为什么会这样?知道原因吗?”摩西沉思了一下问道。“啊……”颂敛扬起了眉,神秘的笑道,“那是因为麒麟的诅咒呢!”三、被困,老人,痛苦的回忆已是深夜了,我躺在床上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一直想着颂敛的话——这个山村被一个叫麒麟的人给诅咒了,从五十年前开始就每年都有一个人失踪,即使离开村子也无法逃过厄运。那个麒麟是什么人呢?他又为什么要诅咒这个村子呢?我有太多的疑问要解答,可是颂敛只会吊人胃口的把话说一半,而村长也不愿再提伤心的往事,所以没有人可以给我答案。算了,不想了,明天就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一刻也不想停留。天亮了,我利落地收拾起行李,说真的,我昨晚根本就没有睡好。我走出房门,看见颂敛和村长坐在餐桌边吃早餐,而瞳忙碌地穿梭于厨房和餐厅。“哟,看你那么深的黑眼圈,昨晚一定害怕得没睡好吧。”颂敛一看见我下楼就笑道。我已习惯他的冷嘲热讽,轻轻瞥了他一眼,问道,“他呢?”“谁?和你一起来的人吗?我还没看到他呢……”颂敛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说起来,今年的那个失踪的名额还在哦,你说会不会你的朋友已经……”我怔了一下,快速地冲上楼,来到摩西的房前,想都没想就推门进去。一眼看到摩西像个小孩一样把身体蜷缩在被子里。我松口气,走到他身边,帮他把被子盖好。“怎么这样睡,不会呼吸困难吗?”好不容易把被子从头顶扯下来,我看到摩西皱着眉的睡脸,一副痛苦的样子。我伸手摸摸他的额头,该死,好烫,一定是发烧了。我冲出房门,对着楼下叫道,“这里有没有医生?摩西他发高烧了。”村长无奈的摇头,“人都失踪了,去哪找啊……”“那怎么办?”我焦急的叫道。“放心吧,只是发烧而已,又死不了。”颂敛不在意的说道,在看到我即将发怒的脸后,才慢吞吞地说出一句,“要找医生啊,这里就有个比医生技术还要高明的医大高材生呢,你说对吗?瞳。”说着,颂敛颇有些嘲笑的意味看着正从厨房走出来的瞳。或许被颂敛的话给激怒了,一直面无表情的瞳也微微皱了皱眉。我欣喜的问道,“瞳,可以吗?我的朋友现在真得很不舒服。”瞳看了我一眼,随即上了楼。我跟在她的后面进了摩西的房间,他还在熟睡着。瞳看了看摩西,像是在诊断一样。我担心得问道,“怎么样?不要紧吧。”瞳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走到桌边,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着。过了一会递给我看。我有些疑惑的接过纸,上面写着:放心,没有大碍,我会熬一些中药给他服用,虽说这样会比较慢,但这里实在没有什么立刻见效的药品。所以你们大概要在这里多住几天了。我看着瞳,“你不会说话?”瞳点点头,无奈的笑笑。我对她比划了一个谢谢的手语,这是我在电视上学到的。可是瞳皱着眉看我,好像不理解的意思。我奇怪的说,“怎么,你只会读唇语,而不会手语?”瞳又在纸上写道,“你只要说话就行了,我能听到。”我说,“谢谢。”她摆摆手离开了,好像去准备药材吧。望着她的背影,我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我没有忽视她写的“我能听到”,一般习惯读唇语的聋哑人不是应该说“看到”才对吗?我望了望躺在床上的摩西,心想到要留在这里,虽说只是偶然,可我总有种被设计了的感觉,很不舒服。如果能和摩西商量一下,或许会好点。我突然想到我和摩西的关系有些紧张,自从对他说了那样过分的话,还没有道歉呢。而且我们也没有好好说过话了。从摩西的房间离开,我走到了楼下,颂敛已经吃完饭了。“雨停了,你们要离开了吗?”他明知故问道。我坐到椅子上,“不好意思,我们要多住几天啦。”“这样啊……吃早餐吧。”颂敛指了指桌上,“这可是瞳精心准备的哦。”我不客气地坐到了桌边,村长正抽身离席,关心地问了一句,“你的朋友怎么样了?”我感谢地笑了一下,“应该没事了。”“啊,那就好……雨终于停了,我去外面散散步。”村长对我点点头,出门了。瞳用餐盘端着一份早餐走到颂敛的面前,颂敛接过,冷漠地说了一句,“我去就行了。”说完,端着早餐就上楼,走到了二楼最尽头的房间,推门进去了。“那是谁的房间?这个旅馆还有其他的人吗?”我问道站在一边静静注视着颂敛的瞳。瞳回过神来,对我抱歉地笑道,取出纸笔写道:是颂敛的祖父,好像身体不方便行动,所以常年在房间里静养,一日三餐都由颂敛送去。是这样啊。我点点头,对瞳笑道,“你做的东西很好吃呢!”瞳怔了怔,随即也笑了。我望着面前的瞳,真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是那种极有气质的。乌黑的短发被梳理到耳后,大大的眼睛总是充满了笑意,唇角也是弯弯的,随时会漾起一个美丽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天气还算寒冷吧,她穿着长大衣和长裤,颈上也总系着一条丝巾。虽遮挡住了她的身材,但是她的个子很高,有一米七多了吧,腿一定很长。只可惜的是,她化的妆太明显了,粉底用了很多,唇膏用的也是深色系的,不能说这样的她不好看,因为成熟也是一种美。但我相信如果她素面朝天会是一种清灵秀气的美。如果她穿裙子,留长发肯定更美。我咧着嘴笑道——欣赏美女,君子有责。房间里弥漫着中药的苦涩味道,瞳在厨房给摩西熬药吧。我感动地把早餐全部吃完,去了厨房,看见瞳正把药盛进碗里。我急忙接过,“啊,太麻烦你了,我去送吧。”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暗影婆婆 (上)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131.html

TAG:

文章标题:【短篇鬼故事】暗影婆婆 (上)
本文地址:http://www.guijm.com/guigushi/131.html
上一篇:鬼泪

相关短篇鬼故事专题更多鬼故事专题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乡村鬼故事网络鬼故事午夜鬼故事离奇鬼故事搞笑鬼故事现代鬼故事五常凤凰山事件女鬼鬼故事宿舍鬼故事都市鬼故事鬼故事电影爱情鬼故事教室鬼故事公司鬼故事厕所鬼故事背靠背鬼故事头七鬼故事999个短篇鬼故事新手鬼故事短小鬼故事聊斋鬼故事冥婚鬼故事鬼节鬼故事游戏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水鬼鬼故事周末鬼故事古代鬼故事灵异档案灵异视频灵异图片灵异知识灵异故事北京灵异事件北京十大灵异事件世界灵异事件世界十大灵异事件中国灵异事件中国十大灵异事件真实灵异事件上海灵异事件上海十大灵异事件封门村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大学灵异事件娱乐圈灵异事件娱乐圈十大灵异事件聊斋志异白话文聊斋故事七月十五鬼故事盂兰盆节鬼故事中元节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公交车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 超吓人鬼故事重口味鬼故事鬼打墙鬼故事鬼压床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出租车鬼故事短小鬼故事外国鬼故事吸血鬼故事街上鬼故事感人鬼故事惊悚鬼故事儿童鬼故事人肉叉烧包黑色星期五鬼故事嫁衣的故事鬼丈夫全集中国古代四大吝啬鬼十大鬼镇艳鬼故事女鬼大人冤鬼村活尸人鬼怪故事经典鬼故事幽灵鬼故事楼道鬼故事精短鬼故事盗墓鬼故事旅馆鬼故事贞子鬼故事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鬼屋鬼故事桃花鬼故事林家宅37号灵异事件真人真事鬼故事猛鬼故事林正英死时候灵异事件惊悚鬼故事悬疑鬼故事盗墓故事江南鬼故事半夜鬼故事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50字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50个真实鬼故事天涯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恐怖故事短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晚上鬼故事村里鬼故事符纸鬼故事床前鬼故事夏天鬼故事梧桐树鬼故事恐怖故事推理鬼故事短篇大全鬼故事超短篇短篇推理恐怖故事真实的鬼故事鬼故事推理老屋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150姐妹鬼惊悚瘆人短小鬼故事搜一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悬疑鬼故事大全推理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吓人鬼故事大全短篇搞笑的短篇鬼故事超吓人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鬼故事大全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大全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最恐怖的校园怪谈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载鬼故事短篇悬疑8个高智商恐怖推理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推理鬼故事短篇超吓人90字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恐怖推理短篇小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恐怖故事鬼故事游戏恐怖故事网站宜昌鬼事明朝鬼故事都市鬼奇谈湘西盗墓王灵异事件薄鬼尸婆婆鬼姐姐鬼故事恐怖小故事冥婚小说讲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鬼姐姐鬼故事民间关于蛇的传说每夜一个鬼故事灵异小故事诡异故事深圳大学灵异事件午夜凶宅香港大学灵异事件陈为民鬼故事中泰灵异大师斗法事件儿童鬼故事在线鬼故事内涵恐怖故事配阴婚事件死亡手机河南封门村灵异事件爸爸去哪儿灵异事件十五大灵异事件王爷太闷骚乡村老尸全集清雪鬼故事通灵少年exo妈妈mv灵异事件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荔湾广场闹鬼深宅惊魂宝山笔仙女子被鬼故事吓坏殡仪馆诡异事件簿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讲恐怖故事现代真实灵异事件簿黑色星期五鬼故事1976太湖冤魂事件奇谈异事辑录艳鬼故事阴阳眼鬼故事经典灵异故事世界上有没有鬼乡村艳情鬼吓人鬼故事恐怖照相馆照相馆鬼故事酒鬼蔷薇圣斗事件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鬼爱鬼故事封门村1963灵异事件鬼节撞鬼短篇爱情故事大全100个高智商鬼故事上海电梯闹鬼事件王刚讲鬼故事好看的灵异小说塞西尔酒店灵异事件碟仙是真的吗飞机灵异事件北京地铁女鬼村长的鬼故事笔仙游戏十宗罪5全文阅读凶宅美人头殡葬传说阴婚之鬼压床盗墓笔记小说茅山道士传奇断龙台风水小说排行榜前十名最后一个道士黄河鬼棺永痕纪元黑驴蹄子老人鬼故事恐怖推理小短文菩萨小说搜索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超吓人吓人的鬼故事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搜索一下鬼故事超级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超短篇超恐怖的悬疑鬼故事短篇悬疑鬼故事集锦鬼故事搜索三行情书大全分手了想挽回的句子挽回爱情最感人的话爱情经典语录短句爱情语录爱情宣言短语恋爱语录表白经典语录挽回的句子心语情感最感人的情书鬼故事网站鬼姐姐鬼故事大全鬼大爷鬼故事鬼故事网悬疑故事会大全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一下鬼故事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鬼故事鬼故事恐怖悬疑恐怖推理故事推理鬼故事简短最新悬疑推理鬼故事悬疑短篇鬼故事大全悬疑鬼故事大全狐妖故事鬼阿姨鬼姐姐鬼故事鬼大爷鬼故事大全100个农村灵异鬼故事恐怖推理短篇小说在线恐怖短篇小说恐怖短篇小说大全恐怖短篇小说好看的恐怖短篇小说惊悚故事集锦鬼故事吓人的鬼故事老一辈人讲得邪乎的事100个细思极恐小故事鬼故事大全40字超吓人恐怖故事大全集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儿童恐怖故事大全儿童恐怖故事大全精选老人讲亲身经历鬼故事民间恐怖悬疑故事精选免费阅读真人真事鬼故事恐怖灵异事件真实案例